飞哥有个习惯,喜欢给摄影人推荐一些摄影之外优秀的著作、思想和文艺作品,当做帮助影友开启思维的福利。很多时候影友也给了我非常惊喜的回应,比如我上一次推送的时候,得到了这样一个回复:

看到这样的想法,总是很让人惊喜

遗憾的是,这种推荐有时候会也遭遇我最担心看到的回应,同一篇推送,就在某个500人大群里被群管教做人。

我和这个群管先生素不相识,他应该对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单纯的相信,我所说的“不是摄影”。可能在他看来,王小波是一个作家或曰思想家,作家和思想家不直接摆弄相机,就属于“无关摄影”。我相信他在出手干涉我的时候,心里可能还有一点点自豪感呢。因为警告了一个“不谈摄影”的家伙!

这就引发了一个问题,在某些“摄影人”眼里,什么才是“摄影”呢?

王小波给我们教益的范畴应该是思想和文化。很明显,在这位群管老师眼里,思想和文化不摆弄相机,所以“无关摄影”。

有趣的是,同样还是在这个群里,我上一次推送的时候,被另一位群管,用差不多一模一样的话教过做人。那一篇的主题是足球,当然不是说足球专业,是说足球背后的社会问题。看来,在他们眼里,社会问题不摆弄相机,所以也“无关摄影”

我现在高度怀疑,如果我推送一篇莫扎特或者高更,是不是还是会被第三位群管先生教做人,告诉我这两位不摆弄相机,所以“无关摄影”——当然我没有机会知道,因为累积两张黄牌,我得下场了。

思想无关摄影、文化无关摄影、社会问题无关摄影、有可能兄弟艺术形式也无关摄影——上帝呀,求你告诉我什么有关摄影!

那就真的只剩下“如何使用照相机”了。

那么,“好照片”真的是靠“使用照相机”就能拍出来的吗?我们举几个例子:

《莱茵2》古尔斯基的名作,曾经高居“世界最贵照片”多年。这件作品画面完全乏善可陈,但是主题思想深刻复杂,直接触及到对事物的认知层面。飞哥专门写过分析它,所以不再细说。这件作品打动读者的,不是影像本身,而是影像背后的深入思考

《方舟》,于云天作品,我很喜欢用作例子的一件风光作品。单说画面,比一般老法师强,但强的也有限。按照作者自述,作品具象灵感得自于西方传说中的“诺亚方舟”,抽象思考则是结合了东方禅意。这件作品打动读者的,不是影像本身,而是影像背后的文化积淀

安妮·莱博维茨拍摄的黛米·摩尔孕照,技术上常见。从没有人将孕妇的性感展示的如此淋漓尽致,挑战和打破大众固有的成见,遂成经典。这件作品打动读者的,不是影像本身,而是影像背后的强大精神力量

当然这些都是名家名作,我们来挑一个纯草根的作者。

冰花男孩,我其实都不知道这位作者叫什么,这位作者连相机都不太会用,对焦都没对准,这件作品打动读者的,不是影像本身(这个影像真心不行),而是影像背后的生活细节

你看,刚才我们谈到了思考、文化积淀、社会发展、精神力量以及生活细节。这些不是光、不是影、不是构图、不是色彩、不是如何使用照相机,甚至不是必须用影像去表现。但恰恰是这些“无关摄影”的内容,成就了一张张好照片。

那么,抛弃这些无关摄影的东西,只会“使用照相机”能拿出来什么样的作品呢?

飞哥很不厚道的,要寻找这位教我做人的群管老师的作品——这件事难度很大,费尽力气,才找到属于这个名字的一张照片(如果您觉得我找的不好,真心对不起,实在没找着第二张)。加上图片说明是这样的:

且不说图片自身,作者身处上海这样一个活泼泼的大环境中,千里万里跑到坝上去拍个没有啥当地特色的鸟,这件事飞哥很难说他聪明。

单看图片是这样的

和前面的一系列作品比起来,大家又觉得如何呢?名家的例子我们不说了,就那张冰花男孩,连对焦都跑偏的“烂”片作比较,您记住了哪一张呢?或者说,您干净利索的忘掉了哪一张呢?

有些答案,是不是呼之欲出了。

老法师喜欢神化的一个人,叫做安塞尔亚当斯。我们引用他的的一句话吧: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爱过的人。

安老师这句话说得真好,可惜没有几个人听。

你看,人家拍照,用照相机、用书、用电影、用音乐,还有爱,五门手艺。

您觉得书、电影、音乐、还有爱,都叫“无关摄影”。光用照相机,一门。

谁把谁甩出八条街,这不是清清楚楚的吗?

最后说结论:

摄影是一种自我表达的手段。怎么表达很重要,但表达什么更重要。怎么表达或许依赖“前面那个头”,表达什么必须依靠“后面那个头”。把摄影看的窄,自己的摄影之路也走的窄。把摄影看的宽,自己的摄影之路才能走的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