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过凭演技拿影后的,但听过凭声音拿影后的吗?

本文要给大家介绍的这部电影就是——

《她》

《她》是斯派克·琼斯编剧并执导的科幻爱情片,讲了一个发生在人类和人工智能之间的爱情故事。

作为斯派克·琼斯最好的作品之一,《她》从服装到道具,明艳又极具碰撞感的配色都非常符合导演的个人风格。

豆瓣评分也是高达8.3:

好于93%的爱情片和94%的科幻片。

其中人工智能的“扮演者”(配音者)是我们所熟悉的黑寡妇斯嘉丽·约翰逊,其在影片里“饰演”(配音)一个电脑操作系统里的女声。

并且拿下了当年罗马国际电影节的影后。

也就是说,斯嘉丽·约翰逊在影片里全程没有露面,仅凭一口迷人的声线,就拿了个影后。

也因此,“人工智能”的声音,便成了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之一。

其略微沙哑的性感嗓音、风趣幽默和善解人意的对话,不仅让孤独的男主泥足深陷,也征服了荧幕外的观众们。

除此之外,影片还获得了第86届奥斯卡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5项提名、金球奖3项提名并最终斩获最佳编剧奖。

被列为2013年的十佳爱情片之一。

影片背景设定在洛杉矶,但大部分取景地都是上海。

因为导演希望片中的洛杉矶看起来像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未来大都市,所以他借用了上海的高楼丛林和天际线。

男主西奥多是生活在未来世界的一位信件撰写人,每天的工作就是替人写信。

天生细腻的心思,和深刻的文笔,使得西奥多对感人肺腑的信件是“张口就来”。

是的,张口就来。

因为影片里的西奥多,从来不会自己提笔写信,他使用人工智能语音输入技术,念完即可以发送。

片子里类似的描述还有很多。

作为一部“一点也不科幻”的“科幻片”,《她》并没有在片子里展示多少高科技或前卫的东西。

而只是通过一些细节描述,来体现那个科技发达的未来世界里,人类身上的孤独感和机械感。

比如人与人之间还保留着写信的浪漫,但却不会再亲自写信了。

信件撰写人甚至已经发展成为了一种非常成熟的行业,从记忆到纪念日、从文笔到合适的情话,信件撰写人和电脑的“业务能力”都比本人强悍得多。

再比如人工智能开始普及,比起跟人交流,大部分人则变得更喜欢和“科技”交流了。

这里导演多次用镜头扫过人群,做了许多隐喻。

马路上、地铁上、办公室里,甚至是私宅里,从镜头里我们可以看到,所有人都在热烈开心地交谈,但他们又都是一个个踽踽独行的个体。

因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在和自己的“耳机”交谈。

里面装着独属于他们的人工智能,只需要一块不足半个手机大的显示屏,和一只可以随耳携带的无线耳机。

你的“知心”好友,甚至是爱人,就可以随叫随到。

西奥多也如此,影片的开头,他正在和相爱多年的妻子办理离婚协议,日子过得又丧又孤独。

一次偶然的机会,西奥多接触到了最新的人工智能系统OS1,打开对话的那一秒,他就被电脑里那个“真实”的声音吸引了。

随着谈话的不断加深,西奥多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工智能,和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最典型的不同就是:它会主动找话题聊。而不是主人问一句答一句。

不仅会聊,而且聊得风趣幽默,热烈奔放,偶尔还能非常合适宜地开个小小的荤玩笑。

语调起起伏伏,语气词感叹词助词一个都没少用,完全没有机器的钝感和重复感。

总之就像是一个活灵活现的真人坐在面前。

既不会一味的迎合你,也不会让你有“主人”和“宠物”的阶级感。

你们就是平等的动物,有着近乎平等的思想。

还未走出离婚阴影的西奥多开始喜欢上和人工智能交流,而且没有两次,西奥多便不再把人工智能当人工智能了,而是具体地称她为“萨曼莎”。

一个发音很浪漫的名字。

因为西奥多的需要和渴求,加上萨曼莎“体贴”的天然属性,“二人”的交谈渐渐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热烈。

也越来越依赖彼此。

这里必须提一下,片里的萨曼莎已经是一个具有很强的自我学习能力的非常成熟的人工智能了。

换言之,萨曼莎是有大脑的。

她的成长过程就和婴儿一样,通过不断地与人接触,与这个世界接触,最终她将会具备和人一样,甚至比人更强的思想和情感。

从陪伴孤独的西奥多玩游戏,帮其整理邮件变成一个全面的贴身管家;到鼓励西奥多去相亲,与其交谈关于动心的话题。

萨曼莎的语调开始有了变化。

并以很快的速度和西奥多坦诚了自己“动心”的事实。

这也算是西奥多后来能够和萨曼莎坠入爱河的重要原因之一:人工智能有什么说什么。

相比人类而言,尤其是“常常都搞不清自己想要什么”的西奥多而言,萨曼莎的明确和坚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明确表达自己的爱,热烈地实施并享受,一切都向着非常“正面”的方向走。

这样的萨曼莎,就像一个初生牛犊、对这个世界还保持着好奇和热爱的小女孩一样,很容易就可以引导着西奥多重新感受到热恋男女身上的那份热忱和热爱。

所以西奥多坠入爱河了。

尽管没有实体的接触,但影片通过对西奥多和萨曼莎之间对话内容的细致描写,来完整传达了一份“柏拉图式”爱情的诞生过程。

是足以令人信服的。

一段特殊的Cyber-sex,某种意义上平衡了两性关系中“soul mate”和荷尔蒙之间的存在矛盾问题。

验证了这一哲学性问题千古存在的可能性。

令未来世界里“与人工智能谈恋爱”的预测得到了更具象和客观的表达。

毕竟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成本是巨大的,它是人类建立情感的前提;而人工智能,可以有效降低这一成本。

但作为科幻爱情片的《她》,最后却没有把立意放在“降低成本”这一科技概念上,而是选择了令一个困扰着人类亘古不变的命题上——孤独。

是的,孤独,人类永恒的魔咒。

科技的发展早已证明了这个事实,技术的每一次发展,人类在降低沟通成本上所作的每一次努力,包括电话、手机、网络等,无一例外都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远了。

难怪宁浩都说,人类史就是一出荒诞史。

所以影片《她》的结局,既不是西奥多和萨曼莎突破了“人机恋”的界限从此大团圆在一起了,也不是二人相恋后依然摆脱不了“七年之痒”的狗血走向。

而是西奥多发现:萨曼莎同时在和8316个人聊天,和641个人谈恋爱。

镜头重新拉回到马路上来来回回的人群,开篇出现过的无数个笑容和耳机,瞬间有了答案。

他们不是在用专属于自己的人工智能,他们可能只是在共享某一个人工智能。

多让人崩溃。

人类“狭隘”的情感,还到达不了这种共享的“高度”。

导演用最残忍的方式,结束了这场梦幻的“人机恋”,尽管它几乎就快和“异地恋”一样接近了。

但我们的大脑,永远跟不上人工智能的大脑;我们的孤独,也永远无法找人同担。

影片的最后一幕,是失去了“爱人”的男主,和失去了“闺蜜”的女配,一起坐在夜幕降临的天台上。

遥看着这个城市的万千灯火。

他们或许还未释怀,但他们都接受了这份孤独永恒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