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理想主义者的长征路上

一片落叶微微改变飞舞的方向

都有可能把他们引向另一种结局

任何执拗都会成为过往

只有时间会告诉你对错

——摘自网络

第一讲:什么是红影十大主张?

分享人:苏醒

各位来宾大家好,欢迎来到红影文创园,交流跨界文创。

今年是特别的一年,是戊戌变法双甲子纪念,也是潇影建厂60周年,同时,还是“文夕大火”纪念80周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我们在这样一个时间点,聊聊文化,还是很有意思的。

我是上海人,怀着对湖湘文化的热爱来到长沙,来到潇影,现在从事文化创意行业。

什么是文化呢?

我在跟团队95后年轻人探讨文化的时候,会跟他们分享一个观点:文化就是一个地方的传统,习俗造就的群体人格属性。而这种属性最终会影响到个体的处世态度和生活方式。

每个地方都有它自身的群体人格属性,湖湘文化的属性非常吸引我。湖南人自古以来,从炎帝,到宋明理学这一帮文人志士,再到近代的黄兴,谭嗣同,对新中国成立产生了重要影响的毛泽东……无不体现出湖南人“心忧天下,经世致用,敢为人先”的志向。

今年是“戊戌双甲子”,《十三邀》之前做了一期节目“寻找谭嗣同”。众所周知,谭嗣同是戊戌六君子,而且是湖南浏阳人,谭嗣同是近代湖湘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湖南一直存在变革基因,要坚信这一点。文化变革,湖南是我心中的理想沃土,潇影是文化工作者实现理想的地方。

总结文创领域的变革方向,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跨界,二是共享。

“共享”一词并不陌生,那么跨界,到底是“跨”什么界?这是我这次分享会想要跟各位探讨的话题。

分享人:苏醒

志在何方

在说如何跨界共享之前,先说一下初心:创造中国主流文化价值观,做新青年内容提供商。

有一次和谷良先生交流下一代教育问题,因为我们的孩子都是00后。我们发现,95后,00后这一代人受到“泛娱乐”毒害很深,他们从小接触的电影,动画片,基本上都来自欧美和日本,而如今的05后和10后,从小开始接触抖音。

据某报告,去一线城市某小学调研,现在的孩子有什么梦想?孩子们都说想当明星,想当网红。却几乎没有想当科学家,历史学家的。说起我们小时候,会因为看《少林寺》而想当武侠,电影作为头部媒体,的确会从侧面引导教育。

这样的现象使我们陷入思考。我们做电影,做头部内容,如何通过该产业,让下一代收获正能量,这是需要探索的问题,也是工作发力的方向。

谷良先生在“金鸡百花奖”颁奖仪式上代表潇影集团发言,说到中国电影一是需要提“质”,二是需要提“志”。

中国电影目前的票房有600亿,但因为产业链的问题,依旧没有实现电影工业化。对于当代电影人而言,为电影提“质”,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在提“志”方面,我国电影应该更多制作一些富有正能量的现实题材电影,通过头部内容的输出,切实影响我们的生活,引导下一代的健康成长。

潇影是湖湘文化和红色文化的代表,拍过类似《辛亥革命》,《湘江北去》和《国歌》这样的红色电影,也有像《十八洞村》这样的电影,在传播主流价值观和正能量的同时,实现了扶贫。潇影一直在创作主旋律正能量电影之路上砥砺前行,潇影的“志”吸引我来到这里。

陈瑾凭电影《十八洞村》摘得2018年金鸡百花奖影后

在我看来,国有企业的思想其实比民企和私企更先进,因为它汇集了一批理想相对纯粹的青年人,他们更有公心,把社会责任置前。虽然在实际工作中,尚存局限,会遇到一些阻碍,但我们一直在想办法克服,不畏险阻,攻坚而上,推动产业发展,让未来更美好。就像我们潇影的一位年轻人微信朋友圈说的“干下去,就会有好的结果”。

在时代变革的潮流上,鼓舞年轻一辈拥有这样的意志力和执行力很重要。

潇影文产投是全新的故事,是潇影集团走向市场化的先驱部队。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坚守文化初心,用文化项目梳理和落实潇影“五位一体”(影视创作、媒体传播、影院建设、文旅地产和教育研学五大板块)的理念,让潇影老厂从思想和体制的包袱中走出来。

如何走出来呢?——从人开始改变,从平台开始开放。

这就要和各位分享一下红影的十大主张。

来宾在参观红影文创园

红影十大主张

红影文创园目前已经接待了政界和文艺界的诸多名人,成为了湖南知名的文化消费地标。从目前的数据来看,红影的空间使用率很高,租金在长沙也是最贵的。

那么,红影文创园背后的支撑是什么呢?

01

电影IP,构建影视生态

对于影视产业而言,引“知”比引“资”更重要。这里的“知”指的即是IP(知识产权)。

我们有《新龙门客栈》,《十八洞村》和《大象林旺》这样的影视IP,相应的我们可以构建民宿,餐饮和儿童业态等与城市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业态,做影视衍生内容和产品,最终构成一个完整的影视生态系统。

正在招商的

以潇影电影IP“大象林旺”布局儿童业态

02

影视文化复兴城市街区

我们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注意到了城市文化的衰落。比如一些不合乎城市文脉的地标嵌入,它会阻碍城市居民对自身文化的理解。过去动不动大拆大建也切实影响到了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

如今的政策导向发生了转变,不再建议城市大拆大建,而是改造存量地产,做城市微更新。

在我看来影视文化是最妙的“微更新”方式,类似基于电影《海角七号》IP,在老房子上改造出海角七号民宿这样的案例,促进了存量地产再利用,避免了资源浪费。

红影文创园也是潇影存量地产改造的样本,这里以前是一个幼儿园,但现在这里改造成了一个影视文化创意园。我们可以做联合办公,咖啡馆,展览厅等服务业态。像潇影国学古装剧《国韵小少年》的演员选拔基地也设在了这里。

潇影国学古装剧《国韵小少年》

03

以文化为根的创客空间

一个好的创意空间的确是可以带来经济效益的。红影文创园成立一年多以来,不仅得到了财政支持,从园区租金上也有体现。目前红影文创园的租金高于万达,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在排队,想要入驻园区?

文化本身应该聚焦内容和服务,才能有持续产能,文化是靠生长出来的。

红影文创园“寻找熊孩子”展

04

新都市生活方式实验室

说到实验室,这里提两个在园区的案例:潇影“春之声”合唱团和我们的烘焙坊。

潇影“春之声”合唱团之前获得了湖南文化厅的资金支持,并于今年6月30日在湖南省音乐厅举行了“雅韵三湘”《不忘初心·红色电影经典专题音乐会》。

我们的“春之声”汇集了湖南甚至全国的知名艺术家,为什么他们愿意加入我们?因为我们有优秀的团长——郭建宁老师,他是艺术界的KOL,他把能够被这个时代所接受的红色歌曲带入了年轻人的集合地红影。这是一种传统艺术的实验。

烘焙坊的一对年轻人,在园区一楼做了自己的烘焙工作室,也和隔壁的“花设”合作,联合制作蛋糕花束礼盒。这是生活方式实验。

我们可以在红影尝试许多可能性,制造人与人之间的联动,艺术与生活的交融。

潇影“春之声”合唱团

05

收集美学,内容设计师

这个时代,中国人的消费逐渐从物质消费过渡到了精神消费。这也是欧美发达国家曾走过的路。而“精神消费”说得更具体一些就是“美学消费”。

塑造美学的目的,是为了带来舒适,也为了传承文化。

前段时间,《延禧攻略》上映,“莫兰迪色”一时大火。而其实在中国的美术史上,这一种颜色组合我们也有,甚至更具美学价值,只是在时间风云和历史转折中,被遗忘了。

我国自有一套美学体系,而中国的美学,要看宋朝。“三联”开启关于宋代美学的线上课程,这是很好的潮流趋势。我国的文化企业逐渐开始重视如何从中华文化的根源出发,并与现代潮流相结合,去实现美学的传承。

“让文物动起来”的《瑞鹤图》

06

最好的品牌,必谈文化

说到品牌,不得不谈苹果。在智能手机领域,苹果可以依靠它的品牌优势成为手机的一个符号,而并非单纯的品类。苹果拥有它独立的操作系统,交互方式,它象征着身份,我们说“土豪机”,象征着科技时尚,比如“果粉”。这是苹果的品牌效应,超出了手机作为通讯工具的功能本身,甚至代表一类人的集群,这就形成了苹果文化。

近年来,我国品牌也开始发力。近日,属于中国的奶盖茶“喜茶”终于走出国门,在新加坡开设了海外首店。这是可喜的,国人开始回归茶文化,我们再慢慢不被咖啡文化所洗劫,更独立也更包容。

基于“山水文化”和“曲水流觞”等传统文化习俗构建的生活空间,譬如“山外山”和“山溪涧”等,是喜茶的“白日梦计划”(),给予了“如何将传统文化与现代人生活结合起来”一个答案。

以“曲水流觞”为灵感的喜茶“山溪涧”

07

最时尚的人,是读书人

红影文创园的“白色鸟”咖啡馆,是基于何立伟老师在1984年获奖作品《白色鸟》建立的“文学IP+会客场所”的跨界咖啡馆。何立伟先生是读书人,虽然他没什么豪装,但自有一番韵味,能连接起更多文艺人士来到红影,碰撞思想。

读书和时尚是挂钩的。

这个时代,虽然出现了网站,视频,app等多种内容平台,但书籍是不可取代的。书籍是知识的载体,是思想的沉淀,任何学科的根基都植根于书籍。读书是一种求知方式,是一种理解历史和了解时代的方式,是塑造个体独立人格的方式。思想和人格的独立决定了个体风格的独立,潮流易逝,风格永存,风格决定时尚。

红影期望聚集各行各业格物致知,并不断前行的时尚人。

红影文创园·静心书店

08

欲识之人相约的会客厅

我们发现,越是发达的城市,能够停留的空间越多,能够坐下来的时间也就越多。只有坐下来,人与人之间才更容易产生交流,人和人交流才会产生创意的火花。

红影文创园其实是一个盛放“交流”的容器。

虽然我们红影文创园的停车位很紧张,但是集团领导也希望我们不要在院子里停车,留出更多可以让人们停留下来的空间,搬一把椅子,坐下来聊聊天。

红影文创园席地而坐的分享会

09

汇思 | 手作 | 体验 | 慢食 | 阅读

汇集思想,亲力亲为的匠心精神,体验和感受园区气氛,坐下来享受一份甜品,或者捧一本书在手头阅读……这些都是生活方式的体现,而每一种生活方式,背后都依托着一处文化空间。

红影文创园在做的就是一处文化空间的集成

红影文创园“花设”花艺设计工作室

10

文化社群先于共享社区

我们发现这个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脆弱。过去,我们常说“睦邻友好”,如今的年轻人在一栋公寓住了一年,可能没和邻居说过一句话。这是时代发展产生的人性问题,同时,也是可以通过改变建筑尺度去改善的问题。

在改变建筑尺度上,我们看见无数企业在为之努力,比如太古里和阿里的亲橙里,就是“里弄”文化的复现,通过街区和商业体的形态,构造更多能够实实在在聚集人并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物理空间。

对于未来企业而言,我们要先有社群,通过不同文化主题,将人聚集在一个地方,比如我们可以有文学,摄影,音乐等主题社群,并通过开读书会,剧本研讨会,音乐会等活动来召集人和留住人。社群可以先在线上建立,再通过线下活动和文创园这一物理空间进行集合。线上线下相互联动,形成真正意义上有人情味的共享社区。

红影十大主张就介绍到这里。

红影之魂

温馨提示:明天“潇湘红影”将为大家带来本次讲座的第二讲——“制造业+文创”该如何跨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