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你会等,一曲河殇,一幅丹青

绘画 邓善之/北京宋庄画家村邓善之画馆 

我以为你会等。

你会等到年之将尽,来一场力透纸背,摹本铺陈,穿越时空阻隔,蓦然已是混沌初开时。天地合,树葳蕤,山水生,寰宇初始,凤凰于飞。是的,你等到这时,仿佛,站在画面之外,执笔挥毫,却不曾打扰,指下乾坤,正流转。

我以为你会说,这个世界皆为墨色,一色润天下。然而,你另辟蹊径,用青绿对话山水,着黑白绘万千颜色。告诉时光,匆匆,抵不过岁月的河流,无色无味,却能令画面活色生香。你的世界蔓延流溢,却从未删不减,虔诚地,阅读这亿万年的故事。

你总能,挥墨于毫厘,大成于枝叶,一幅水墨,慢揭思缰,趣味天成,凭灵犀,任驰骋。

而我等来的,是一个故事。凤凰于飞,翙翙其羽,远去无痕迹,听梧桐细雨,瑟瑟其叶,随风摇记忆。

《寰宇初始》50x50cm  绘画邓善之

《凤凰于飞》50x50cm  绘画邓善之

《无题》50x50cm  绘画邓善之

《井田制》50x50cm  绘画邓善之

思想如水,不枯不竭,是每一个画者必备的素养。收放自如,纵横无缺,则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

画山画水,难尽人间味。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眼光,谁又能跳出世外观大千。一曲河殇,一幅丹青,墨留黑白处,当时已惘然。

阅读山水画,最要紧的是读懂画的语言。你只见花花绿绿,却不闻气象万千。你可知云山深处,谁在琴瑟。六指魔琴,一弦读石树蹉跎,再弦赋水流生烟,三度混沌初开,四回换了人间。

语言的魅力在于让人解惑,感慨,一本书便是一场春秋。而画者的狠,只需线条,一点一线之间,一世的沧海桑田,则迷了六界大荒。一幅画胜读万年书,展开的青绳,露出峥嵘,一眼万年,又何须清风翻书,载不动那许多的愁。

《无题》50x50cm  绘画邓善之

《鱼歇图》50x50cm   绘画邓善之

《无题》50x50cm  绘画 邓善之                                                      

《夏日清凉图》50x50cm 绘画 邓善之

人活,就要自清。清明处,才有静水流深。半世清风半世摇,暂时停下来,时光才能赋你真实的光影。静静的,于无声处,锦绣斑斓亦淡如水。

你可见,世间美景亦如斯。从来浓淡相依,云水相融,彼此之间,已是挟雨伴雪,催梅折枝去。

见到悬崖,不必凉薄。那刻在崖上的,未必是裸露的风蚀,它更尽风骨。每一片坚硬挺起树的脊梁,还有山的峻拔,云雾的深邃。

若你在映山红初开时,或者秋枫正红,别忘了,她们依附的正是那一石半壁的清冷,江山才如此多娇,如此温暖。

《艳秋》 50x50cm 绘画邓善之

《无题》 50x50cm 绘画 邓善之

《连障起》50x50cm 绘画 邓善之  

每一棵树,都张望着前世的等。在岩石断壁上,吸纳风的耳语。我以为我在等,我以为你会等,等老了时光,你却依然在远山,那一色一影里,浅浅,在我的背景里兀自存在。你啊你,又怎能看清我的离愁。匆匆,太匆匆,这样的画风,却是经年。

我想要的,不过是你再近一点,再近一点。我等的,也不过是一刻的依偎。你若不来,我便于下一幅水墨里等你,化为烟雨,我不写离愁,只为读懂。

那时,我的名字叫《岁月磨出凌风秀》,而你叫《无题》。如此,于《深山农家》旁,《泉声,鸟声,饮食声,声声入耳》。然后,快马如风,入手风光莫流转,去走一场《漓江秀》。

醉月悠悠,有诗待和,有歌待应。水可陶情,花可融愁,趁世俗未央,今世,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