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战争片看过不少,残酷的、压抑的、亢奋的多多少少都见过。

但拍的这么克制的 就是《THE PAINST》了。

全片很长,对于那些喜欢感情上大开大合的观影者,这部片子是不合适的,对于那些喜欢男主开挂灭全队的 这片子也是不合适的。

这部片子就是男主个人的逃亡史,甚至也没有多少的戏剧性 也没有多少深刻的东西在这里。

导演的目的只有一个,通过一个钢琴家的眼睛向我们展现众生相 以及他在艰难岁月里的苟且偷生。

选取几个映像深刻的片段跟大家聊聊吧。

1.老头从高楼下坠

这一段最吸引我的就是导演的拍摄手法,导演给我们的并不是德国军官的视角 而是斯皮尔曼一家的视角。

这种视角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窥探,因为窥探,所以我们更能感受到斯皮尔曼一家的害怕。

那种与之相隔的生疏 却又夹杂着如此相近的死亡,矛盾却真实。

2.两个老人的抢食

两个老人的抢食并不难受,老头把脸摁在地上吮吸食物的时候也不难受。

难受的是突如其来的手,把老头的帽子抢走了。

不得不说,导演对细节的把控非常好,甚至充满了想象力,那突如其来的手不可不谓神来之笔,留给了观众无尽的猜测 也让人们管中窥豹。

集中营的人间百态在这伸出来的手上 一览无余。

3. 去集中营之前

那是一个宏大的画面 导演花了很多时间 在刻画这一场面上 这里集中了各种各样绝望的人们 有亲手把自己一岁大的婴儿掐死的母亲 有纸上谈兵的老头们,还有重逢的皮斯尔曼一家。

那群老人的对话 其实包含了一些对大屠杀的反思: “只要还残留着一些幻想,大家就可以苟延残喘下去”

“每个人都在等待抗争 但是却被这个或那个拖延下去”

“谁都会抱怨 缺乏的是行动”。

当然站在上帝视角去审视他们,是极不公平的。 但是这些反思,并不是为了高高在上的去指责或者嘲笑, 而是为了让我们后辈去思考 。导演也没有在这里发表什么高深思想的想法 他只是单纯的告诉我们 :“对,没错,就是这样”。

其实这个片子里残酷的镜头太多了,没有必要再去替那位反复念叨“我怎么做了这么一件事”的女人哭诉,导演也一直没有这么做 这也是这部片子的高明之处 从不刻意渲染 卖惨 只是告诉我们:“对,没错,就是这样”

4.钢琴师颤抖的手

说这是一部钢琴家的片子,可是从头到尾我们只看到几处钢琴家弹钢琴 。若是按照一般的套路 ,那肯定是哪怕在动荡不安的年代,钢琴家仍然抱怀音乐梦想 创作激情 然而并没有。皮斯尔曼就是个卑微的普通人 与我们一样 用他的话讲“食物比时间重要” ,换句话说:“命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即便如此 ,导演安排了几处细节, 就是皮斯尔曼“颤抖的手”和总是若有若无的琴声。起初,我是真的以为那只是为了表现他的惊恐 ,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实际上是 皮斯尔曼在幻想着弹钢琴,这一相似的情节不禁让人想到木心。木心说:“我白天是奴隶,晚上是王子” 或许,当他们将手指在空中曼舞时,所思所想 差别不大。

片中,当皮斯尔曼脱离了搬砖的地方,在友人帮助下来到公寓里时,出现了一架钢琴。看到这里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因为非常害怕男主开启作死模式,弹钢琴然后被人发现藏身之处。

偏偏导演在这里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皮斯尔曼轻轻的打开钢琴,安置好座椅,下一秒镜头一转,钢琴声响起。正当我以为皮斯尔曼将要在作死的这条路上不撞南墙不回头时,镜头给他的手来了一个特写,原来他只是在摆样子,翻飞的手指并没有真正的按到钢琴键上。

此时此刻,我不禁一阵头皮发麻,那一刻的触动太大了。这个假弹钢琴的镜头在我看来远比后面月光下男主弹琴的镜头,带给我的冲击更大。

这一幕不禁让人遐想,他那时那刻的心境:钢琴近在眼前,却无法上手。

如果他指尖无法触碰的是那被困住的自由,那么响起的音乐便是在何时何地都无法被夺走的高贵。

琴声很短,却给人足够的冲击。

5.月光下的弹琴

如果说前一次弹钢琴缺乏许多准备,那么这次月光下为德国军官的表演,可谓万事俱备。那时那刻的皮尔斯曼不知道接下来的命运是死是活,再加上病重、极饿、寒冷,一位艺术家的情绪此时此刻都以酝酿出来,等待的只是爆发。所以刚上手的时候,皮尔斯曼还只是畏畏缩缩,但当琴声结束,他已经挺起胸膛。那一刻,他突然想起来了,没错,自己还是个钢琴家。

哪怕下一秒会死,这一刻我也已经忘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