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法的人

下面,「一日,命门人志诚曰:汝聪明多智,可为吾到曹溪听法。若有所闻,尽心记取,还为吾说。」这是讲,神秀大师有一天就突发奇想,他就命令他很器重的一个徒弟叫做“志诚”的——志诚法师——神秀大师就对他说:你一贯聪明又多智,你可以为我去曹溪六祖大师那里听法,如果你有听到什么与众不同的妙法,希望你能够尽心尽力的全记下来,然后回来再告诉我。

呵呵,没想到,我们的神秀大师原来还会玩“无间道”。他自己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他内心其实是很抹不开面子,是不想去见六祖大师的,但是他又很想知道六祖大师到底在讲什么,他毕竟还是一个修行人,所以他当然想听听看六祖大师的开示会不会对他有帮助——这个心理非常的微妙而复杂。他不晓得就凭他的这个心理,他就算听再多的开示那也没什么用,这个自我自尊放不下,就是不行!

「志诚禀命至曹溪,随众参请,不言来处。」于是志诚法师就遵命来到了曹溪宝林,挂单之后,他就随众一起上殿、吃饭、干活,一起去听六祖大师讲开示,但是他闷声不响的,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是从哪里来的。他本来想“悄悄地来,悄悄地去”,然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但是没曾想,才第一次随众去见六祖,混在人群里的他就被祖师给发现、逮出来了。

「时,祖师告众曰:今有盗法之人,潜在此会。」当时,六祖大师突然就对大众宣布说:今天有一个想要盗法的人,现在正潜伏在法会之中。按照古时候的规矩,在听法求法之前一定要先去礼拜师父,这是基本的礼节,没有拜师,没有说一声,就想偷偷地跑来听法,那就叫做“盗法”。当然现在规矩不一样了,这个公开讲课那谁都可以来,所以你们诸位不用担心自己有“盗法”。我们可以稍微想象一下,如果换了是你,假如你是志诚法师的话,那么你听到六祖大师的这个话,你会怎么想?你会害怕躲藏,还是会坦然承认?

「志诚即出礼拜,具陈其事。」这个志诚法师很聪明,他一听就知道祖师名不虚传,一定有“心通”,祖师肯定是发现他了,所以他很干脆地就站出来向祖师顶礼,并且向祖师交代了他来这里的缘由,说我是从玉泉寺神秀大师那里来的。

「师曰:汝从玉泉来,应是细作。」这个六祖大师也很有意思,他居然吓唬志诚法师说:你从玉泉寺来,那么你就是奸细了!呵呵,六祖又不是在打仗,也不是两军对垒,他却说什么“细作”,这哪挨得上啊?很明显六祖大师是在拿志诚法师开玩笑、找乐。

「对曰:不是!」志诚法师马上就否定说了:我不是奸细!这个当然是要毫不犹豫地否定的。

「师曰:何得不是?」六祖大师就继续调侃志诚法师,他说:你凭什么说自己不是奸细啊?

「对曰:未说即是,说了不是。」志诚法师的确很聪明,他的反应很快,他立刻就回答六祖说:我如果隐瞒了不说那就是奸细,但是现在我已经坦诚交代,那就不是了。这个话一出口,六祖大师也就不为己甚,一笑而过,不再拿志诚法师开涮了。那么六祖大师在下面顺势一转,他就切入了另外一个话题。

「师曰:汝师若为示众?」六祖大师就问志诚法师:你的师父平常是怎么开示大众修行的呢?

「对曰:常指诲大众,住心观净,长坐不卧。」志诚法师就回答说:我的师父神秀大师经常就指示和教诲大家,要好好地向内去“住心观净”,也就是让心固定安住于一处,让心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点上,这样就能看住、压住自己的起心动念,就能让这颗心时刻保持一种貌似很宁静、很清净的状态。所以神秀大师他大力提倡的修行方法,是一种叫做“不倒单”的苦行,又叫做“长坐不卧”,他认为必须要很精进地去打坐,去观心,甚至觉都不睡,只有这样“时时勤拂拭”(还记得吗),去训练自己这颗习惯于躁动、妄动的心,然后才能“勿使惹尘埃”,才能让心得到一种清净的解脱。

这是神秀大师一贯的见地,他自己就是这么理解这么去做的,所以他教给别人的也是这一套。这个修法,咋一听好像很不错,对不对?你们觉得有问题吗?你们能听得出问题吗?这样去训练自己的修行者,训练久了,就会给人一种很安静安详,很有威仪,很有修行的感觉,可以唬住不少的外行和初学者。我就见过几个这样的、类似的师父,光看外在感觉还真不错,说话慢条斯理的,口气很柔和,那个持戒和威仪都很好,喜欢他们崇拜他们的人很多,但是一开口那个知见就吓你一跳,不是诽谤大乘,就是错解净土,然后打坐的时候还犯昏沉,身子就像磕头虫一样老是忍不住乱动,据说这是修行太精进了,是经常“长坐不卧”、“夜不倒单”留下的毛病——唉,真是搞笑!

像这种“师父”,去忽悠那些“菜鸟”还可以,想忽悠我们?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像这种“师父”的毛病非常可怕,那真的是会害死人的,既害死自己,也害死别人,最可怕的就是他们把别人的法身慧命给误导了,还自以为是“师父”——你们说这个可不可怕?所以我们大家千万不要迷信这样的“师父”,不要学他们,不要上当!一旦错把邪见当成正见,一旦信错了邪师,那这辈子乃至往后的无数辈子基本上就毁了,这点大家一定要牢记!在“法”上,我们再怎么谨慎小心都不为过,只要这个“师父”的开示违背了佛陀和祖师的教言,那么我们就要警惕了——要养成习惯性的警惕!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