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百年,不过弹指一挥间;人生百态,不过是是非非里。纵观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几句话就能表现出一个人完整的性格;几个故事就能构筑一个人完整的人生。欢迎来到浮生百态放映室,让我们一起来领略大千世界中的人生百态

这部电影最明显表现出来了中国有史以来的社会的陋习 掌权人想要引领全局的掌权感  还有大臣们对奢靡生活的欲望 也突显出来了胜利者的愚昧 整部电影讲出了社会中的利益斗争

   “影注定了是权贵征伐中的傀儡。”

   “没有人会在乎替身的生死。”

“鹬蚌相争”的故事想必是耳熟能详,只是这一次,得利的不再是渔人。片中真假的交替,虚实的转换;朝堂与战场的险恶,琴与筝、心与人性的博弈…囊括了太多太多……

   看似是一场权谋的较量,实则折射出人物心理的矛盾。子虞的司马昭之心,那一种唯我独尊的傲慢,以致沛王为坐稳江山只得扮作昏庸无道,苦等时机;境州日增的反叛之心,以致子虞为求固真身地位只得步步为营,层层逼迫;沛王的多疑之虑,这么一个接近疯癫的王,以致境州为得隐瞒而应对从容。影片中情节层层深入,最大的设计无非是子虞、沛王、境州三人之间的圈圈算计,尔虞我诈。影片接近尾声,当沛王期待子虞首级的刹那,却是子虞刺杀沛王的反转;本以为是子虞的离间却意外的指向沛王;最后又是境州制造了刺杀沛王的假象而得以重获新生。一桩桩,一件件,无不透露着影片情节设计的精妙,夺人眼球。

 筝与琴的和鸣,也成为的影片的一大特色。故事开片,小艾为承诺欲断指前的一次奏鸣,再到与境州磨合的纠音与弹奏,最后是小艾与夫君子虞之间的最后一次的“琴瑟争鸣”。筝与琴,都代表着优秀的古代民族音乐文化。配合了紧张的权谋征伐,再加上沧海一声笑的江湖壮阔,无疑把片中的复杂情感渲染的淋漓尽致。小艾的第一次奏鸣,是境州对于夫人的爱护周全,其声软不失坚决;第二次,是二人间心意的结合和试探,其声舒不失暧昧;第三次,是真正夫妇二人的奏鸣,是小艾对子虞的迎合,却是子虞对小艾的决绝,其声尖锐而不和,早已疏离甚远。恰逢是境州与杨沧的三合对决,又怎会不刺痛耳鼓呢?

  水墨般的色彩,同样是值得商榷的部分。水墨的黑与白,层层渲染而深浅不一的色泽,再附上光的映照,使画面有了更大的视觉冲击力。其次,黑与白的选择,也是人物对自己命运的概述。黑与白不一定是最单纯的色泽,人生的复杂无外乎是黑白其间说不明白的那一抹颜色,暗与明的对比隐藏的是心和心之间的对比。就如同三人间无法解开的纠葛,那种色调杂的厉害。

“没有真身,何来影子” 

“没有真身,何来影子。” 

 “没有真身,也有影子。”

其实,是真身,还是影子;是成为贴地匍匐的走狗,还是让万人俯首称臣的赢家,在子虞、沛王和境州的眼里,面对的从来都是这样两种选择,只不过是因为骄傲要强的个性,让三人整日怀揣着惶惶人心。

   不过是结局的不同,影胜了,而其余二人落败在对假和虚的不屑中……

这部电影是由张艺谋导演拍出的电影,这部影片同样使用了他对颜色的掌控感宫人穿的黑白服饰和颜色 以及运用大量的暗色调给人一种特殊的美感 这种黑白色彩同样给人一种命运的指引透发出虚实的感觉以历史为题材是张艺谋导演最为擅长的背景 他所描写的这些电影都能够表现出古代的封建陋习 社会矛盾 他对女性的刻画更为细腻本片他就借女性的柔弱美体现出来了利益斗争的丑恶 他总是借用他的优点对电影优化更可以使广大观众接受

 指缝太宽,时间却太窄,他会悄悄从我们的手中溜走,带着我们的回忆,走向远方。请不要等时光

溜走后空留嗟叹,让我们活在当下,把握住现在最精彩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