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故事,也是纪检监察人走向未来的坚实脚步,不管风雨兼程......

(含音频)

第十章  岩影

市纪委监委办公楼  611

袁清在向市环保局副局长殷方正、办公室副主任李晓介绍秸秆禁烧厂的案情。当然,李岩和王峥的事自是没有提及。陆浩宇坐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

“24小时?”李晓看了一眼殷方正,又转向袁清说道,“袁主任,我们局的执法监察支队人数有限,不可能做到24小时紧盯的。”

“李主任,这可是省环保督导组重点督导的案子。”袁清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们盯着也不是没有问题,可是一旦我们介入去查的话,重点可就放在营水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的渎职,还有查明白到底是谁通风报信,导致一次次的蹲点失败,引起群众的强烈不满等方面。假如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追究的可就是市环保局党组主体责任落实不力的问题了。”

“袁主任,我们明白了。”殷方正有一丝紧张,张口说道,“我们回去一定想办法,第一时间和秦局长汇报好。增派人手,克服困难,研究制定好详细的方案。确保只要他们再一露头,就坚决予以打掉!”

“好。谢谢殷局长支持。”袁清向殷方正微微一笑,“只是再提醒一下殷局长,选派人手的时候不光要选得力的,更要选保密意识强的。千万不要再发生营水区环保局那种事了。”

“我明白。”殷方正脸稍微有些红了,看向陆浩宇,“陆主任还有什么安排吗?如果没有我们就告辞了。”

陆浩宇微笑着看着殷方正,过了一会,开口说道:“没有了,我去送送殷局长。”

“不用不用,陆主任请留步。”再三推搡,陆浩宇还是把殷方正和李晓送到电梯口,才挥手告别。

市纪委监委办公楼外

走出办公楼,李晓打电话给驾驶员,趁着车还没来的工夫,低声向殷方正问道:“殷局长,您怎么那么痛快就答应那个袁清了?这事可不好办,难道不应该先回去和秦局长汇报以后再做决定吗?再说了,陆浩宇可一直都没表态呢。”

殷方正擦了擦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陆浩宇一句话不说,就是最好的表态。这件事本就是我们理亏,不答应下来,万一问责的板子真的打下来,首当其冲的就是秦局长,分管的和营水区也吃不了兜着走。再说,营水区的事确实有些古怪,中间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参与其中。真要让纪委来插手调查,还指不定翻出来多少人多少事。秦局长那边我去汇报,你放心好了。这事你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岔子了。”

李晓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车辆驶过来了,李晓从后边开开门,殷方正坐进去,李晓坐到副驾驶,对驾驶员说了句“回局里”。

殷方正把车窗摇下来,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办公楼门口的两块牌子,暗暗吸了一口凉气。车辆缓缓发动,殷方正把车窗关上,神色凝重。

市纪委监委办公楼  611

回到办公室,陆浩宇又嘱咐了袁清几句,就让他去和周海一起,找赵涵了解王峋的那个案子去了。

袁清出去后,陆浩宇掏出一根烟来,刚要点上,市纪委办公室的科员郑新宜敲门进来送文件。陆浩宇把烟放下,看了一眼,是一份省纪委下发的涉密文件。文件不长,一共三页,是关于加强执纪审查安全的分析和几点指导性意见。

“陆主任,请您签收后在这表上登记。”郑新宜把登记表放到陆浩宇面前。

陆浩宇把烟点上,吸了几口,又拿起文件仔细研究起来。不一会儿,江峰领着市纪委驻市公安局纪检组副组长申培海、副科级检查员吴磊走了进来。陆浩宇把烟掐灭,把文件装进桌子上的文件夹里,迎上前去和申培海、吴磊一一握手。

“浩宇真是意气风发啊,这都俨然成了咱们委里的顶梁柱啦。”申培海一脸笑容地说道。

“申书记又拿我说笑了,您是前辈,得多多指点我们才是。”陆浩宇也轻轻一笑,说道。

申培海也是市纪委的老人了。最早,同陆浩宇一样,也在委机关工作。陆浩宇刚来市纪委的时候,申培海就已经是市纪委审理室的副主任了。后来,申培海被提拔为副处级干部,到了市纪委综合派驻组干副书记。年前,岚江市派驻机构改革,申培海再次接受调整,单独派驻到市公安局担任纪检组副组长。职级倒是没变,称呼上却从“副书记”变成了“副组长”。不过,市纪委原来的同事都叫习惯了,一般也都称作为“书记”。

江峰在一旁给申培海和吴磊倒了茶,几人又相互客套一番,陆浩宇就让江峰向申培海和吴磊介绍了王峋的案情,同样的,也没提李岩的事,只是说想查清楚王峋后面的保护伞到底是谁,是否牵扯到市县两级公安局的相关人员。

申培海静静地听着,全程一言未发,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倒是吴磊一边听一边记,时而皱眉,时而沉思。

听袁清介绍完,申培海又看向陆浩宇,问道:“浩宇,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陆浩宇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关于案子没有了,申书记经验这么丰富,江主任把案情一介绍,您心里肯定就明白个八九分了,还请您和马书记多多支持。另外,人选方面,徐书记应该和马书记通过气了,其他的人,请您和马书记再斟酌一下即可。”

这小子,说话越来越老辣了,还搬出来徐济元。申培海在心里默默想道。

“好。回去我第一时间和马书记汇报,再尽早和市公安局那边协调。你们先暂且等待,静候消息吧。”申培海说罢,就要起身告辞。

陆浩宇也没再挽留,把申培海二人送到电梯口,又回到办公室坐下了。

“江峰,这几天你一直很辛苦,脸上都有些疲态了。你先回去休息,我们等公安局那边回信后再做打算。给伯母带好。”陆浩宇对江峰说道。

“好的。”江峰想了一下,又问道,“陆主任,你觉得驻公安纪检组那边,会全力配合吗?”

陆浩宇笑了笑,没有回答。过了半晌,才反问道:“你说呢?”

市环保局办公楼  909  市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秦传亮办公室

秦传亮面色凝重地听着殷方正做汇报。

“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所以,我还没跟您汇报,就先擅自答应了。”殷方正说道。

秦传亮思考片刻,才缓缓说道:“你做得对。我们自己处理,主动性还多一些。”

殷方正点点头:“是的。当时我也是主要考虑到这一点。只不过,接下来的话,请秦局长指示,我们该如何去查?”

“就按照市纪委的要求办吧,24小时盯着就是。你选三个人专门负责盯这个地方,一定要嘴严、信得过的,排好班,别人就不要插手了。等再发现有焚烧的,立马通知执法监察支队带人过去处理。另外,你亲自去查,营水区环保局那边是不是存在内部人员通风报信的情况。如果有,查清楚都是涉及到什么层面的人。有任何情况都要随时和我说,记住,一定要隐蔽。”秦传亮顿了一下,又不太放心,继续说道,“一会我给徐济元书记打个电话,把我们的打算跟他汇报一下。”

“嗯,还是秦局长考虑得全面。”殷方正笑着说道,“那,咱们准备盯多长时间呢?”

“先一个月吧。”秦传亮想了一下说道。

“假如一个月后,仍一无所获呢?”殷方正试探地问道。

“还能怎么办?”秦传亮苦笑了一下,“顶着我这颗脑袋,挂着这张老脸,去找徐济元负荆请罪。”

市纪委监委办公楼  611

陆浩宇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桌子上的烟灰缸已经装满了烟灰和烟头,但看起来,陆浩宇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

手机“嗡嗡”地响起来,陆浩宇拿起手机,“展公子”三个字映入眼帘。陆浩宇笑了笑,按了接听键。

“主任陆,我回局里了。你还需要我查什么的?”展津轻快的声音传来。

“今天没什么事了,你先歇着吧。”陆浩宇笑着地说道。

“。。。。。。”展津沉默了几秒,“我去你大爷的,没事你还不让本公子喝酒。”

“公子,我可是好心,为了保护你。这大中午的,又是工作日,喝哪门子的酒?”陆浩宇继续笑道。

“你大爷,你才没良心。我还什么时候中午喝过酒了?我这不是好久没见阚老兄了?再说了,我这不都是为了帮你还人情?你知道不知道阚老兄被你吓得魂都快没了。”展津大喊着。

“好好好,是我的不是。”陆浩宇渐渐收起笑容,“跟你说实话,本来我是想今天下午找你查一些东西的,但是计划有变。你先等着,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能接到通知了。”

“什么通知?”展津一脸诧异道。

陆浩宇又笑了笑,一字一字地说道:“给我打工的通知。”

市公安局办公楼 1127 市纪委驻市公安局纪检组组长、市公安局党委委员 马汉臻 办公室

马汉臻坐在办公桌前,用手一下下地敲着桌子,没有半点节奏可言。申培海坐在沙发上,手托着下巴,像在思考着什么。

“老申,你有什么想法?”马汉臻打破了沉默。

申培海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才慢慢张口说道:“按理说,徐书记亲自打电话给你,又是刘书记的安排,于公于私,咱们都责无旁贷。只是。。。”

“说就是。”马汉臻看了一眼申培海。

“只是,马书记,你有没有觉得一些蹊跷?如果案子真如江峰说的那般单纯,直接转到我们组办理就可。如果性质比较严重,七室直接办也说的过去。可是你看这架势,七室的主任、骨干、其他派驻组的精英、县里抽调的办案能手,再加上我们组、市公安局,公安局的人还是陆浩宇亲自指派的,我可是怎么看都觉得不简单呐。”申培海叹了一口气说道。

“对。我也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刚才我还在想,这种案子,根本不需要组织这么庞大的力量。你这样一分析,我倒是更坚定了我的想法。我觉得,我们配合的案子,有可能只是大案中的一个小案,要么就是。。。”马汉臻顿了一下,“这个案子的保护伞,或许压根就是在市公安局。”

市第二人民医院  内科三病房

“哥,你怎么来了?今天下班这么早?”江蕊看着江峰,惊讶地问道。

“嗯,今天单位没多少事,主任就先让我早走了一会儿。”江峰看了一眼躺在病床睡觉的女人,“妈今天怎么样?”

“还行,中午打完针,吃了点东西,刚睡着没一会儿。”江蕊看着江峰,柔声说道。

“那你怎么不跟着睡会?”江峰假装责怪道,“一会还得去上夜班,时间一长,你这身体怎么可能受到了?”

“没事,哥,我不困。上午妈打针那会,我已经眯过一阵了。再说,晚上清闲的时候,我也能偷懒睡会。”虽然被责备,江蕊还是一脸幸福地说道。

“唉~随你吧。不过蕊蕊啊,我在想,等妈身体好点着,我帮你找找,看能不能换一个白天的工作。你老是这么熬夜也不是办法,容易衰老。要是一显老,我这美若天仙的妹妹找不到男朋友,可如何是好?”江峰笑着打趣道。

“哥~~”江蕊满脸通红,倒是显得更加娇媚了。

“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今天难得我下班早,能多在这里待些时间。你快先回去休息着吧。”

“行。”江蕊看了一眼时间,站起来,“那我先走了,明天一早来替你。你晚上得空也多睡会。”

“放心吧。”江峰起身说道,“我送送你。”

“不用。你好好看着妈点,万一一会醒了找不到人,她该着急了。”江蕊推了一下江峰,转身朝门外走去。

江峰目送着江蕊消失在他的视线里,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市公安局办公楼  1127

说完,马汉臻看向申培海,申培海却没有一丝惊讶的表情,想必,他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我同意。”申培海仍然不紧不慢地说道,“而且,如果真是涉及到市公安局高层,或者存在窝案的话,性质可就不一样了。马书记,你可要考虑好了,你可是挂着市公安局的党委委员呢,我们纪检组可是还有监督责任的。”

马汉臻当然明白这一点。今年年初,市住建局发生了塌方式腐败,上上下下被处理了二十多人。市纪委驻市住建局纪检组组长、市住建局党组成员解成斌就因为“监督责任履行不力”,背了一个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如今,同样的事情有可能要在马汉臻身上重演了。

进驻市公安局还不到一年,驻市公安局纪检组就陆陆续续查了大大小小几个案子,给了不少公安干警党纪处分。要是再查出来一个大的窝案,估计自己也难辞其咎。一想到这里,马汉臻不由地头疼起来。

马汉臻双手使劲地按了按太阳穴,定了定神,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说道:“那也得查啊,老申。职责所在,就算搭上咱哥俩这把老骨头,也不能生出别的心思啊。”

“好,马书记。我都听你的。”申培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咱们派谁去?”

马汉臻略一沉吟,说道:“老申,你牵个头,负责咱们组、市公安局和核查组之间的联络事宜。你再和陆浩宇沟通一下,看能否我们组就不派其他工作人员参与了,毕竟我们这边的工作任务也很繁重,实在抽不出人手。至于市公安局那边,徐书记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指定了一个人,再让市公安局党委自己定一个。两个人应该足够了。人多了,反而不好办事。你觉得呢?”

“好。”申培海想了一下,点点头,“要不要找程局长商议一下?”

“当然要。明天吧,今天下午他市里有会。”马汉臻顿了顿,苦笑一下,“老申啊,你说,程局长他,会对这件事知情吗?”

市第二人民医院  内科三病房

墙上的钟表已经指到了八点,往常这个时候,江蕊已经买好早饭来和江峰换班了。可是现在,不仅没见江蕊的人影,连她的手机都打不通。

可是不能再等了,今天估计还会有很多事。江峰下了决心,嘱咐了母亲几句,又拜托好护士带为照顾,打了几个江蕊的电话仍不通,才心神不定地开车去上班了。

刚走没一分钟,就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江峰心烦意乱地挂掉了。陌生号码又打来一遍,江峰想了一下,接听了。

“喂,江主任,你好啊。”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你谁?”江峰神色一凛,警觉地问道。

“江主任真会开玩笑,你这几天不是一直在找我吗?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岩哥’。”陌生的声音发出一声冷笑。

“你是。。。李岩?”江峰惊讶之余,手机点上了录音键。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是我。”李岩的声音,阴冷的可怕。

“你找我干什么?”江峰把车停到了路边。

“没什么,就想找江主任你聊聊。”李岩又发出一声冷笑。

“对不起,我没时间。如果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江峰话虽如此,可却没有要挂的打算,毕竟,他也实在想弄清楚,李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更想知道,李岩是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风声。

“是吗?那你听听这个。”李岩冷哼了一声。

“哥~~”江蕊惊恐的声音传来。

“江主任,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吗?”

第十一章  风 来

(待续)

耐心期待,艰辛创作中

欢迎赞赏作者,故事会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