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10:00

我们不见不散

激流暗涌

乡下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晌午顶,鬼露影;晌午头,鬼冒头。

意思是,在中午12点左右的时候,在荒郊野外人烟稀少的地方,容易看到鬼。

有人就要说了,鬼不是都怕阳光吗,为什么在阳光最强烈的时候反而容易出现鬼?

相信大家都听过“午时三刻问斩”之类的台词,因为古人认为,但凡大奸大恶之人,死后都有很重的戾气,而午时三刻,正是一天阳气最重的时刻,选择这时候行刑,可以最大程度消耗掉人死后的戾气。

更有甚者,还会处以五马分尸以及凌迟等极刑,以让灵魂无法凝聚。

所谓物极必反,正如太极图里的鱼眼,由于大多数死刑都是在午时三刻执行,反而造成了这个时间阴气极重。所以在中午头,好多人出现鬼打墙、鬼附身也就不足为奇。

 隔壁村的胡老头就曾经遇到过一次这种怪事,差点把命搭上。胡老头当时还是小胡,年纪轻轻。那时候农村还比较穷,不像现在家家都有电瓶车、小汽车,人们出门基本都是步行。

一次夏天,小胡跟村子里几个人一起去十几里外的集市赶集。这一逛就逛到快中午了,小胡又累又饿,而一起去的几个人还没有买完东西,于是小胡就决定自己先回去。

大中午的,太阳很毒,小胡顶着大太阳,热的大汗淋漓,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来到一条小河边。河堤上种着一片小树林,他实在热得不行了,便来到河边的一棵树下歇息一会。

河边的细风带着一丝凉意,让他感觉很是遐意。他边用草帽扇着风,一边向远方眺望。心想,还要走不短的路呢,到家也不知道要多久。

想着想着,就这么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小胡突然打了个机灵醒了过来。

小胡伸了伸懒腰,暗骂自己一声,怎么在这睡着了,还等着回家吃饭呢。正在他准备起身继续赶路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不远处的河水里漂浮着一个东西,随着水波一上一下的漂浮着,便走过去看个究竟。

走到旁边一看,顿时感觉很奇怪。原来离岸两米远的水面漂着一个秤砣。秤砣黑黝黝的,上面系着一根红绳。

大家都知道,过去的老秤砣都是铁做的,当然不能浮在水上,但是现在这个秤砣却明明在水面浮着,小胡越想越奇怪,于是就想看个究竟。

他慌忙弯着腰试图去捞,可是差的很远。他在旁边找了个树棍,想要挑住秤砣上的红绳,试了试,还是差一点。没办法,只能下去了,他把裤子卷起来,脱了鞋子,走到水里。

可是那个秤砣似乎在故意和他开玩笑,在水波的推动下又向前飘了一点,还是差那么一点点。他只好又向前走。水已经没到了膝盖以上,把裤子也弄湿了。他急了,干脆走近点算了,反正裤子也湿了。

正往前走着,忽然水下好像碰到个什么东西,脚下一滑摔倒了。这时候,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他不禁呛了几口水。那东西竟然拉着他,拽到了河中间。虽然自己会游泳,可是被拉着根本施展不开。

他拼命挣扎,浮出水面。而刚才那个秤砣早不见了,四面只有水。他拼命向岸边游着,心里很是恐惧!可是四面只能看到水,根本分不清方向,不禁又呛了几口水,鼻子也辣辣的。

而水里那东西一直拽着他,一点也游不动,眼看就要撑不住了。他再一次被拽到了水里,突然,一张很恐怖的脸出现在他面前!这张脸很大,足有一个西瓜那么大,两眼血红,整张脸仿佛被泡的浮肿而导致五官扭曲,长长的头发在水中漂荡着!

小胡吓得哇的一声就喝了一大口水,由于害怕,他已经忘记了怎么游泳,四肢拼命的在水中扑腾着。

“胡老三!你干啥呢?”忽然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但是他没法回答,他呛了太多水,已经喊不出话来,只是条件反射的胡乱拍打着水。

不知道过了多大会儿,他觉的有几只手在向上拉他,很快把他带出水面。

上了岸,他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大滩水,在水下呛得他脸色发清。过了半天,他才缓过劲来,这时候他才看清楚是村子里的几个人救了他。

原来他在这里休息睡着这一会,其他人也买完了东西往回赶,正好发现了在水里扑腾的他。

“你不是会游泳吗?怎么会淹着?”有人问他

而这时候,他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无法从恐惧中挣脱出来。

回村以后,他才敢向众人说出他遇到的怪事。

一位长辈告诉他:在野外河边独自待着的时候,水鬼便会捉弄你,把秤砣或其他物体拖出水面,引你下河,这时重物看起来便是漂着的。如果你上了当,那它就会想方设法淹死你,这样它就能投胎转世了,这是水鬼在找替身,这次算你命大。

以后千万不要孤身一人去河边,尤其是在中午头,或许你会在水面上发现飘着的人民币。

文字|胡不归

编辑|麓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