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芦芙荭

她和他是一起考上大学的。他们俩成了这个美丽小镇走出去的第一批大学生。

四年时间,他们俩一起在大学校园里度过。她喜欢浪漫,而他喜欢读书,她就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毕业时,她依然回到那个美丽的小镇,当了一名老师,而他却以优异的成绩被学校“保研”。

他成了这个美丽小镇最有出息的人。为了让他能安心读书,她和他约定,每过一段时间,她就去学校看他一次,将他们家乡他最爱吃的东西带给他。

从小镇到他读书的大学,需要坐五小时的车。她晕车,但她还是坚持坐车去看他,而且每次都是到了他的宿舍楼下了,她才给他打电话——她总是想给他一点儿惊喜。


校园的环境很美,他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她把给他带来的好吃的东西一一摆出来,她喜欢看着他一点点地将那些食物吃完。当然,吃不完的,她就给他打包,让他带回去慢慢地吃。

在一起时,两个人就会说些分别后各自经历或遇到的事。他会说他的导师又搞了什么新科研项目,他参加了;而她,说的当然是那个小镇上发生的事。

有一次,她一边看着他吃东西,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那个刘东,没事了总往我们学校里跑。她看着他,说,你说搞笑不搞笑,他还让我们校长给他说媒要娶我呢。

刘东是他们的同学,他的父亲在外面开矿,挣了很多钱,成了他们小镇的首富。


他听了她说的话,停止了咀嚼。那你怎么不答应他呢?他家可是有钱呢。

她开玩笑说,只要你愿意,我就答应。说着,她就掏出纸巾去给他擦嘴。她想,这时,他会抱抱她,说些好听的话的。比如会说,刘东除了有几个臭钱,还有什么?再比如,我可不愿意呢,我心爱的女人怎么会让他去追呢?

可他没有。他匆匆地吃完东西,站起来说,下午还有一个重要的实验呢。她心里有些失落。可失落归失落,他是为了他的事业。她只好又坐车回去了。

有些事,怕成了习惯;一旦成了习惯,就成了理所当然。比如说她去看他这件事,一开始就好像是应该的。他从来没有问过她坐车来累不累,晕车不晕车。她越来越晕车了,有时,她上车前不得不吃几片安眠药,以睡觉来抵挡晕车。


有一个星期天,她没有去看他,因为她感冒了,她想他一定会着急的,一定会想她的。可再去时,他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问也没问,依然是不紧不慢地吃东西,说他的科研项目的进展。

她说,刘东又买了部好车。你猜怎么着,他说他要开车送我来见你呢。

他说,你怎么老提刘东呀?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他?

她还想说什么,想了想,没说。

从那之后,她再也不提刘东了,好像刘东这个人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


时间过得真快。他马上就要毕业了。那段时间,要做毕业论文,要做毕业答辩,还要找工作。他让她不要来看他了。

有一天,突然就传来消息,她嫁给了刘东。那时,他刚刚办完手头的事情。这太突然了。

他打电话质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说,我守了你三年,刘东守了我三年。

她说她是一次偶然才知道的,这三年,她每次去看他时,刘东担心她,就悄悄地开车跟在班车的后面,这一跟就是三年。

她说,我嫁给刘东真的不是为了他的财富,我是为了这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