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流年,岁月留声。余晖下的身影渐行渐远,耳畔旁的音乐时断时续。凝重,有咖啡般的浓烈苦涩;欣喜,是巧克力的细腻滑软;感动,似深海狂潮的跌宕;微笑,像午后阳光的灿烂。在声音和光影交错的世界里,书影客栈,请你,在这里休憩,我们一起触摸生命的脉动。

湖北大学广播台“书影客栈”

与你每周三晚相约在   湖大青春教楚~

影是一个神秘的存在,非黑即白。它常常隐没于无形,在角角落落注视着这个荒诞的世界,然而它也是光的朋友,可以和光一样耀眼一样光鲜。影和光或许没什么严格的界限。这是一个关于影的故事,亦真亦幻,若有似无。

又到了周三的傍晚时分,今天的书影客栈与你分享的是电影《影》,让我们一起走近一个黑白的世界,去听一个漫长的故事,去体谅一群不平凡的人,在声与影的交错中去探索更深广的人生。

影,是身影,是背影,是阴影;是挣扎,是彷徨,是孤独。当八岁的境州开始背负起一生都难以摆脱的绝望负担时,谁也没有想到故事的结局竟是这样的。仍记得电影中那片令人压抑的黑白,一个幼小的孩子被带走,从此成了一枚棋子、一个傀儡,化为黑夜中一丛魅影,隐没于无形,没有自由,没有梦想。

造成这场悲剧的主人公:子虞,他自己也是一个令人无奈的悲剧。谁又能独善其身呢?操纵他人原本就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这在子虞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犹记得境州在最后关头给他的致命一击:影子终于足够强大,没有本体,影子也可以独立生存,从此世界上只有一个子虞。

这个故事自始至终都笼罩着悲凉的色彩,所以它不能太长,因为它压抑得人喘不过气,但在令人窒息的冷漠中,却有着让人不可忽视的美,这种美好像潜伏于人的内心深处,反映着最神秘的人性,最残酷的世界。这些个不可言说,全在这无尽的灰白里被展现得淋漓尽致了,至黑至白,方显示最原始的壮美。

最喜欢的,莫过于从一而终的大胆着色,莫过于架空朝代的权力游戏。整个电影似乎除了黑白,便是刺眼的血红,一切都是那么鲜明,就像原始的人类对大地进行着最初的野蛮探索,既让人避之唯恐不及,又不可抗拒的亲近引吸。架空的朝代:沛朝,巧妙的构思:沛伞对杨刀,阴柔相济,以柔克刚,道家的辩证思想忽隐忽现,是传统与现代的绝妙碰撞。艺术家心里的奇妙世界,在于他自由的想象与大胆勾联,一帧一画,掩藏着复杂又天才的思想和灵魂。

当所有角色悉数登场,一幅漫长又惨烈、有开头却没有结局的画卷便在你眼前缓缓展开。似乎无论如何用挑剔的目光反复打量,你都不得不承认这部史诗的伟大:伟大在于过目不忘。你也许看得云里雾里,你也许无法对这种美体悟完全,但是你忘不了,它毫无疑问狠狠的波动了你内心深处的一根弦。

主公的音言笑语犹在耳畔,是他引我们进入这场轮回的戏剧;紧接着是克制又得体的境州,他太像子虞,可波澜不惊的外表下,他的内心却将他暴露无遗;还有小艾,这个女人背负了太多本不该她背负的苦难,隐忍了太多,目睹了太多,她理解着所有人,却没有人去理解她;然后是青萍,一个血气方刚的公主,她没有那么深的城府,却比所有人都果断坚决,令人刮目相看……我将悉数走进一个个复杂角色的内心深处,去探寻,去体谅。

子虞

 子虞,一代大将,民之依靠,国之梁柱,生于斯,长于斯,心比天高,机比海深。一样的无惧无畏,一样的睚眦必报。曾差点惨死于杨刀之下,侥幸捡回一条性命,却没有了报仇的资本,于是有了境州,有了影。

他将自己囚禁于永无止境的地狱深处,远离人间,远离一切。他蓬头垢面,早已没了大将风范,就像一个赤身裸体的神明,发着令人畏惧不安的寒光。他比影更像影,可讽刺的是,他是暗中操控的本体,而那个在光明中的影,总逃不过牵系着他的那根线。他在绝望边缘呐喊,无人回应;他在阴暗深处蔓延,没有尽头。

其实我很同情子虞,他失去了自己,沦为了复仇的工具,他操纵着影,却终究反过来被影所杀,他这员大将未免死的过于凄凉。但我凭什么去评判指摘他的选择呢?或许他终其一生,就是为了实现内心那个最强烈的渴望,他实现了,便也没什么遗憾,死得其所,何尝不是一种圆满。

镜洲

境州,这个影子,远比他的名字更加的耐人寻味。他曾迷茫自己到底是谁,到底来这个世界一趟干嘛,直到小艾告诉他:你就是你,不是子虞,直到他遇到子虞,变成了子虞实现梦想的工具。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又似乎一切都是一片虚妄。

当影子终于足够强大,当本体终于遍体鳞伤,影子反过来给了本体致命一击,代替本体继续骄傲的活在这个世上。他爱小艾,却不能拥有,他们的爱情终将像风一样随风飘散,为影笼上一层悲壮的色彩。也许和小艾比起来,他更爱自己,但这本身也没什么错。他完成使命,终于觅得自己。

这个故事没有结局,但我们可以尽情想象:也许他会隐姓埋名,浪迹四方;也许他会夺权篡位,成为下一代君王……但无论如何,他终于得到了自由。史诗终了,各自珍重。

小艾

小艾,这样一个女子,很难做准确的描述:她太不平凡,这样的经历不是一个普通女子可以承受得住,又或许我低估了人性的伟大力量,每个人都是一个燃烧的宇宙;她太聪明,却没有料到结局是一片惨淡凄凉,好长时间,我都难以忘记那最后一幕:小艾坐在一片狼籍中,旁边躺着被杀死的丈夫和主公;她太可悲,见证了一切悲剧,却无人诉说,目睹了整场戏剧,到最后只能像个无知的旁观者在原地无所适从,再没有了方向和意义。

她把一生奉献给了这两个男人,奉献给了沛国,她体谅着一切,可何曾有人体谅过她。境州的温柔爱抚就像过眼云烟,转瞬即逝,它太不真实,也太令人惶惑。就像黑白从未分开,阴阳相生相行,爱的代价就是毫无希望的死亡。小艾没有死,可谁又知道她将何去何从。

青萍

 青萍,一国公主,她的人生,本该享尽荣华富贵,纵使和亲,也该是风风光光的出嫁。然而哥哥懦弱糊涂,竟让她去做敌人的妾,以为可以换来短暂的安乐。这样做无异于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只会不停的助长对方嚣张的气焰,弱肉强食,无疑加速着沛国的灭亡。这么明显的道理,主公却看不到。

青萍虽为一介女流,骨子里奔腾着的却是皇家公主的高傲血液,她比任何人都果断坚决: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入大将军麾下,成为抗敌的一员,当大家都以为她是个长不大的任性公主时,她已经冲到了最前线。她这么做不光是为了自己,虽然她的初心也许是不甘,是愤怒,是屈辱,是心寒,然而她对沛国的深情早已化为她身体的一部分,这次屈辱的和亲只是一个导火索,或早或晚,她终将踏上属于她的战场。

我们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却忽略了女人柔弱的本能。没有人知道她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没有镜头记录她度过了多少个漫漫长夜,只有结果。

她站上战场的那天,是报着必死的心去的,所谓上了战场,也就一脚踏入了鬼门关,她从没想过活着回来。最后她死的壮美,那个画面被张艺谋渲染的既悲凉又美丽,明明是悲剧,我却忍不住的叹服这份被悲剧渲染后的炽热的美丽。青萍与杨平同归于尽,她已经做到了她能做的全部。

主公

主公,一个看上去既轻浮又优柔寡断的男人,也许他根本配不上主公这一万人仰望的宝座,然而他却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人人道成王败寇,仿佛一日成了王,便可一生高枕无忧,逍遥快活。这是多么荒谬,又是多么事与愿违。

主公登上这个王座之后,就如他自己所言:剑悬头颅,他可曾有一日安稳:身边是敌军的密探,他却不能将其戳破,一直忍受着被监视的生活;大臣们个个血气方刚,不知有多少人觊觎着他身后的这张龙椅;他想保护所爱的人,却常常无能为力,因为他的愚蠢断送了唯一亲人的生命,或许这是他身为一个男人、一代君王最大的耻辱与不堪……他不得不带上虚伪的面具,在这个诺大的囚笼日日周旋、斗智斗勇。

可悲可叹,他识破了境州,识破了他们精心布置几十年的谎言,却还是低估了子虞的野心与那种来自地狱深处的黑暗力量,只差一步,他就可以做回那个风光的主公,一步错,步步错,他死在了子虞最后的致命一击中。那时候的子虞,面具后那张狰狞的脸庞仿佛不是来自人间,而是来自阴暗污秽的万丈深渊。

当然了,主公准确的讲是被境州杀死的,但境州代替的是子虞的手,他完成子虞的夙愿,终于可以无牵无挂的做回自己。

当漫长的史诗终于结束,那些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仿佛力透纸背,就好像一幅着色过于用力的图画,令人胆寒,却又忍不住的想离它近一点、再近一点……

“当你凝视地狱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