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之声丨《幸运的我》

遥起听影

我们是不是只能看到一半的事情?只看得到前面,却看不到后面。

那你看电影吗?我听说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至少延长了三倍!

那里啊,没有一朵云,没有一棵树是不美丽的

所以,人也应该是这样吗。

我翻开一本书,我走进一部电影,

我听一听生活,我想一想别人和自我。

这里是哈工大广播台影视之声遥起听影。我是主播21,我是主播27。今天我们推荐的电影是《幸运是我》

这是一部关于人与人之间最朴素情感的故事。阿旭 是一个只身从大陆到香港打拼的年轻人,母亲生病去世,在香港另有妻儿的父亲也对他不管不问,他像一个孤儿,在陌生的都市里苟活着。

他在一家小餐馆打工,却得罪了老板而被炒了鱿鱼。没有了工作就无法交得起房租,只能餐风露宿,境况无比凄惨。

一次偶然的机会,阿旭在街上遇到了芬姨,芬姨是一个独居的老人,没有丈夫,没有儿女,一个人拥有一套大房子,外表看上去习惯了孤单的生活,却在内心深处无比渴望别人的关怀和陪伴。阿旭帮她提着菜回家,帮她安装了灯泡。在无家可归的阿旭认为这个独居的老人,也许可以让他住在自己家里。在一度被拒绝之后,他最终还是住到了芬姨家里。

在陌生的城市里,一老一少,两个本来不会有交集的人就这么被联系在了一起,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彼此的依靠,成为了最亲近的陌生人。起初,一个人过惯了的芬姨对于阿旭在自己世界的出现是拒绝的。她担心阿旭对她另有所图,会伤害到她。于是她对阿旭态度冷漠,并对他约法三章。而阿旭也态度恶劣,虽然借宿在芬姨家,每天早上吃着芬姨做的早餐,但他依然对这个看上去有些唠叨的老太太很不耐烦。他甚至动起了坏念头,在得知芬姨家的椅子是古董后,他拿去卖了换钱,准备一走了之。

但一件事的发生改变了两人的关系。

芬姨生病了,阿尔茨海默症,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老年痴呆。芬姨做饭时会忘了关火,出门时会忘记回家的路,而阿旭,成了她心中唯一的依靠。

深夜的街边,阿旭离开了芬姨家,本想一走了之的他却看到了四处找寻自己的芬姨,焦急的面庞似曾相识,阿旭想起了自己已经过世的妈妈,他回到了芬姨家,开始照顾芬姨,开始监督芬姨吃药, 两颗心真正地开始贴近,互相温暖对方。

两人一起买菜,一起回家,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芬姨成了阿旭每天生活的动力,阿旭也是芬姨每天最大的期盼。

两人一起买菜,一起回家,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芬姨成了阿旭每天生活的动力,阿旭也是芬姨每天最大的期盼。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忧伤, 阿旭也遭遇自己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在千辛万苦打听到父亲的下落后,最后却以阿旭和父亲彻底断绝关系而收场。看着痛哭流涕的阿旭,芬姨对他说:“这个世界不是说没了谁就不行,你不是还有我这个妈吗,你乖乖的,以后要听话。”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陌生人之间产生了亲情,两个孤独的人抱团取暖,相互依偎,为对方的生活注入了亮光。

李志在《梵高先生》里唱过:“我们生来就是孤独。”然而,孤独的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依然总是能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暖意。谁离了谁都能活,但总是会有些人,在我们的生活里出现,我们的生活便多了一份光。

幸运是我,我们似曾相识。

好了,今天遥起听影就为大家分享到这里,下周同一时间我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