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节这个点还在看推送,你怕不是个单!身!狗!吧!

当然这个点还在发推送的小编也是。。。(呵我不仅要这个点发推送我甚至还打算加个班)

全世界都在秀恩爱,单身狗快来这里报团取暖~

今天我们要说的电影是一部反乌托邦题材的电影:

《龙虾》

这真的不是一部美食电影。。。

在未来的的乌托邦世界,单身男女会被送到一家位于郊外的高级酒店,这个酒店专为患“单身病”的成年人而设,被送到这里的人必须在45天内找到伴侣才能重返都市。

没错,在这个世界单身已经被当成了一种病,更恐怖的是,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找到伴侣的人会被送进变形室,变成他/她想变成的任何动物,就是不能再当人。

说好的抱团取暖呢???

别慌,咱先往下看。

主角David离异后被顺理成章的送到了这家酒店,一起的还有他已经变成了狗的哥哥(是单身狗本狗了)。

在这个压抑、封闭的环境里,所有住客们都要被没收所有私人物品,穿上统一的着装。

当被问到如果失败了想变成什么动物时,David回答:

这也就是片名的由来了。

酒店里还有很多奇怪的规矩:

禁止自慰,但是每天会有服务员来挑逗你,告诉你有伴侣有性生活多美好。

禁止吸烟,因为接吻的时候嘴里会有难闻的味道。

许多设施只对情侣开放,比如网球之类。

时不时的会有“爱的教育”,比如某男士因为没有妻子照顾吃饭噎死了,某女士因为因为没有丈夫陪伴被强奸,总之婚姻无限好。

酒店住客可以捕猎逃离酒店的人,也就是单身主义者,每抓获一人可以增加自己的单身期限一天。

在这个世界里,相爱的前提是相同,瘸子的伴侣是瘸子,近视眼的伴侣也是近视眼。

酒店住客为了找到另一半不择手段,甚至伪装跟他人相似的地方:

“我问你,下面哪一种情况最糟糕:一,被人在丛林里追捕;二,被人煮熟吃掉;三,偶尔流个鼻血。”

一个跛脚男士天天用刀捅鼻子伪装成经常流鼻血,想要跟一个经常流鼻血的姑娘在一起。

“假装无情总比假装有情容易吧。”  男主David伪装成冷酷无情的样子,和一个真·冷酷无情的女子在一起了。

直到女子杀了他的狗——也就是他哥哥后,他终于崩溃,逃进了森林,加入了隐藏在森林里的孤独者组织。

孤独者组织定期假扮成情侣进入城市购买物资,组织的领导者严禁组织内部人员有任何暧昧或恋爱关系。

然而David终究是不属于森林的,David在孤独者组织里爱上了跟他一样都是近视眼的女主,尽管一再隐藏,首领还是发现了他们的恋情,于是首领剥夺了女主的视力。

愤怒的David杀死了组织首领,带着女主逃回了城市。

在女主失去视力后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两人的关系的纽带——近视已经不复存在了。

女主要求David也戳瞎自己的双眼与她作伴,两人就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伴侣。

电影结尾处,David独自咬着餐巾,对着一把餐刀犹豫不决。

画面转为黑暗,故事结束。

电影的导演兰斯莫斯说他拍这部电影只为了探讨这个问题:真爱是否存在?人们又该如何找到真爱?

导演讽刺这个社会施加给单身者的压力,也讽刺婚姻制度:如果婚姻出现问题,酒店会给夫妻分配孩子,而孩子往往能解决大多数问题。

讽刺现代社会的相亲网站:流鼻血的要配流鼻血的,近视眼要配近视眼,冷酷无情的要配另一个冷酷无情的,用简单的配对规则来寻找爱情,不难体会出导演对相亲网站的嘲笑。

导演还讽刺了一些虚假的“真爱”:孤独者首领冲进酒店经理的房间,用枪指着丈夫问他,如果满分15分,你对你妻子的爱有几分?

刚给妻子打了14分的丈夫得知两人只能活一个的时候,对着妻子扣动了扳机。

没有子弹,但击穿虚伪的爱情一声空响足够了。

还有电影里的众生相:

委曲求全的跛脚男士,估计下半辈子天天都得拿刀捅鼻子。

年老色衰的女子到处兜售自己,可惜没有人愿意与她成为伴侣,最终在期限来临时从楼上跳下自杀。

主角David,明明与女主相爱,却囿于内心的牢笼执着于寻找两人共同点。

高傲的金发女郎拒绝将就,在最后的期限里甩了伪善的朋友一耳光,独自看了最喜欢的电影,然后在第二天变成了一匹小马驹。

这大概是影片里最压抑决绝的角色了吧。

很多人认为电影的结尾,男主在拿着餐刀犹豫不决,然后电影结束,这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尾。

但其实在电影进度条最后面藏了一个彩蛋。

如果你有耐心听完片尾曲,就会发现在片尾曲结束后会有一段鼓掌声,接着是隐约的浪潮声。

鼓掌声应该就是David最终还是戳瞎了自己的双眼,回到咖啡厅,成了被认可的、有共同点的情侣,众人所给予的掌声。

但是女主真的瞎了吗?在David挣扎是否要戳瞎双眼的时候,服务员来添水,女主道谢的时候准确的看向了服务员。

窗外有车驶过的时候还望向了窗外,如果是真的瞎了,又怎么会看向窗外呢?

再结合带女主去做手术的孤独者首领的一贯风格,喜欢考验人性,恐怕还是谎称弄瞎女主诈一诈男主的可能性居多。

男主最终瞎了,女主却并没有真的瞎,两人还是没有共同点。

还记得么,男主曾经说的,如果变成动物的话希望变成龙虾,他喜欢海。

最后的声音是海潮声。

电影嘲讽婚姻制度,却又让David遇到真爱,或许导演真正讽刺的是试图制造千篇一律人类体制的畸形社会和逼婚洗脑传统吧。

片中David遇到真爱后不断哼唱Nick Cave著名的哥特爱情歌谣《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Do you know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So sweet and scarlet and free.

跑调的歌词从David口中唱出,像是揭露真相的句子:真爱从不会遵循规则,也不会在规定的时刻降临。

祝各位观众老爷们都能找到一起过七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