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看了《地球最后的夜晚》,就一直陷入对“梦”的思索,大概也是喜欢做梦的缘故特别触动,然后决定今年去一次北京和凯里,品一杯“地球”,寻找不存在的荡麦。

而《四个春天》,是导演对家庭生活的真实记录,对观众而言也不失为一场温暖的梦:

柴米油盐的日常,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却有着别样的诗意。

楼顶的迎春花和各种植物,池子里的鱼,房檐的燕子,信手拈来的二胡、手提琴、手风琴演奏,从头到尾的歌声……处处体现了导演父母对世界的好奇和对生活的热爱。

上山,做饭,缝补,从早忙到晚的劳动部分,都是幸福的拼图。

儿子媳妇还没娶、小孩鞋子先做上了的偶尔“花式催婚”片段,引起了观众的笑声,想来也是一种共鸣。

只是没有了那些现实灌输的焦虑和冲突。

一家人有团圆的美好,也会面对生死离别。片中的最大转折就是姐姐的离去了。之后,父亲一年没有碰过乐器,经常翻着曾经的照片和影像。父母明显变得衰老,多了一些忧思。而餐桌留有女儿碗筷的一幕尤其令人难过。直到第四个春天,父母才从悲伤走出来。

(和亲爱的人告别,是我们不敢想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包括我们自己,都有离开的那一天)

四个春天过去,即使在节奏很慢的小城,很多事情还是改变了。不变的是生活的诗依旧继续。也许电影里平和的亲情关系也许是可遇不可求的梦,但无论怎样不能放弃思考怎样变得更好。如果为电影所打动,而又惊觉时间的宝贵,现实的很多矛盾和不解,其实心里多少也会有个答案。

今天是裤姐发起的影迷场,包括裤姐在内带上家人一起来的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