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愿,梦里如影随形

  明净的月光,澄澈又碧莹,物华上留下斑驳迷茫的无形,一缕忧绪又上眉头。

  一杯袅袅紫气的清茶捧于手,或浓或疏的淡香氤氲嗅翼,缓缓渗进心肺,就这么慵懒的斜倚栏杆,平望着星子迷离的夜穹。无颜六色的光束升腾飘移,迷霓了月儿的明眸。细碎的清辉深深浅浅散落楼边树垭枝杈上,幻成几朵花点缀着夜的春韵。

  我,注定属于夜的,每每黑幕窗外,硕大的屋子唯有瘦瘦弱弱的影子,与外面的世界远远隔离开来。自己心静于西楼,不思不想,一片空白。难道真净了慧根,超凡脱俗逍遥自在?素来多愁善感的人,怎么可能噶然而至尘事烦绪?其实最了解的是自己,白天有意欲克制着,压抑着满襟心事,不去触及那根敏感的弦。晚上,摘下面具,释放本能,放飞思维的翅膀,寻向遥远的彼岸灯火处,花儿红了,帘边的人啊,不知你是否和我一样,我的声音在你心里徘徊。不清楚,因为你总是令人费解。没出息的我,说好了不想你的,可还是不由自主坐在手提电脑前,心中的挂念跳出来,游弋黑白键盘之间,对你喋喋表白

  可否知道,我一直在等你。我们两个太相似,明明都在想着对方,可就是煮熟的鸭子,强撑着,不肯低下高贵的头。死要面子活受罪,仿佛是辞海专为我们造的词,僵持着,我为你暗自加油,你也在为我偷偷运力。花开的时候,一齐转身,但却紧紧的背靠着背,你听到我心跳的声音,我感觉到你的呼吸。不知什么时间,两背之间出现了缝隙,温度渐渐降低。但灵犀依旧炫动细柔,让温度定格于若即若离的恒点。你没离开过我的世界,我也没走出你的视野,执拗还在继续。彼此都明了,你还拥有我,我也拥有你,在每天的夜深人静时。

  漏更后,你轻轻来到我窗前,窥视绮帏,看枕上人是否呓语。你不知道,每次我都是假装睡着,心里暗笑,但又让你察觉不到。你,打开桌面上的札记,留下你的殷殷心语,悄悄的没入夜的深处。等到你的声音消失,我再爬起来,站在窗前远远的看着你的背影,不由一声叹息。在我视线的临界点,你,蓦然回首,惊鸿一瞥,犹若我们初遇,闪电又冲撞一起,耀眼的蓝光,彤红了梦幻阑珊。你,是我千百度寻得的,我,是你众里山水踏遍惊喜的。不只一次你说,不管我游离多久,最终还是回到你身边,因为我是你身上不可缺少的肋骨,失去,便痛上一生。

  你知道,你是我心中的唯一,自信的你早放下定语,不管你在不在我身边,我都会始终如一的等你,爱你。是的,为了那晚月下的誓言,我会等你。你的诺言尚有余温,可你已远走天涯。等你,守望那份真爱的美好,我会倚在秋水此岸,等你。我不想给你过多的解释,因为懂我的人,无需解释,不懂的人,更不需要浪费口舌。待到夕阳染红天,待到秋风扫落叶,你再西楼回首灯火处,便可不言而喻。这段时间,不打扰你,让你少费些心思,去写你最新的文字,去画你最美的图画。知道你能行的,多次附耳重复这句,相信自己是最好最棒的,若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怎么还能实现鸿鹄之志。我等你,等到白了丝,染了鬓,你知道我在那里,只是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知道你追随着月亮,去了他乡。我隐在你的身后,牵着你行囊的边角,跟着到了那个地方。我去过,又回来了,以后我让你自由游荡,不再百度搜狐你。守在水一方,盼飞鸿,望飘萍,听花开的声音,观荷池的鸳鸯,闻落叶飘零的私语,看雪枝梅的绽放,日复成月,月复成年,年年月月,想你念你爱你恋你,不让你片刻离开我的心蒂。念着你的名字,看着你给我的照片,每天对你倾诉如莲的心思。你看着我笑,躲在一边的你听到了我呢喃,继续着格林童话的天方夜谭。梦里花开,梦里花落,都为谁?我的名字,也融化你的心里,隐在云水间穿行墨林吟诗走文,追念往昔点点滴滴,于夜深,失声抑住那滴酸楚,唯恐碎落成殇,一遍遍呼着我的乳名,轻声埋怨狠心的我,我的耳热传到心池,浪涛澎湃,一波接一波,可水面澹然如席,其实什么都明在心底。

  夜未央,月如水,灵魂的叹息落于孤独里,坐在静静一隅,仰天寻向那颗眨眼的星光。你说,你是夜晚天上最亮的星,想你时,你就在我头顶正上方。我好想幻成蝴蝶,借着你照明的路,飞到你的身边。多少次梦里,仿佛看到你孤寂的身影,飘于风里,赶在夜的路上,来来往往。出现于幽幽谷,呵护你的栀子花,修剪你的生命树,养护你的二亩三分地。你,头不抬,但浅唱低吟华美的诗句,远方的人,今夜,我又把你忆在心上。知道你仅是偶尔记起,我很知足,至少你还不曾把我遗忘。你留下的墨香,浓郁。聆听你来自心底的切语,不禁又泪湿霓裳。我,于你不在时轻过,只不过像一丝风,来的匆匆,去的连连,不想让你知道我痴怜你的憨样。

  好迷茫,好彷徨,不知道是该彻底离开你的视线,还是犹如初相见时,让你嗅到我的体香。你的好,你的坏,你的柔,你的冷,都舍不得丢在风里。你始终晃在我的裙边,睁开眼是你,闭着眼也是你。常常听到你唱给我的歌子,委婉、悲伤,不想让你再受伤,也不想让你再流浪。这段时间,我走了,又回来了,怕只怕你空对长江,痛饮相思酒。你知道吗,我好矛盾,好困惑,不知如何你才不心凉。最终,我还是回到原来的老地方,那里有丁香的芳馨,有行云流水的叮咚,有弯弯的月亮船。

  云舒云卷又一日,夜凉月薄又一夜,我依然在路上携风沐雨轻抚一页暗香,将激情与春花秋月的临摹,轻轻流于指尖,成为追寻千年的廊桥倒影。

  今夜,梦里花又开了,知道吗,那是我想你的目光。

  今夜,我将荡起梦里的船,听着你的心声,驶向你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