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史所载,花蕊夫人本姓徐、乃是蜀地青城人。蜀后主孟昶封她为贵妃,宠之专房。

后蜀灭亡后,孟昶奉诏入京,花蕊夫人也随行入汴。赵匡胤早就听闻她才貌双全,初一见面,就命她即兴作诗一首。花蕊夫人不能拒绝,略一思索,吟咏道——

君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

短短几句话,从中透出了无限的亡国之痛,及对后蜀君臣无能的哀怨。赵匡胤君臣一听之下,大为惊异,对她备加赞赏。

后世有学者认为,虽然后蜀的灭亡与她不相干,但是孟昶的暴亡却是因为她太过美貌。

对于这种陈词滥调,实在是懒得一驳。似乎历史不与情色扯上关系,就会失去噱头。

正史野史中,对于花蕊夫人的死,有数个不同版本的记载。

据说,赵匡胤一度曾有意立花蕊夫人为后,在赵普等人的极力谏阻之下,不得已而改立宋氏为皇后的。此事说明花蕊夫人在孟昶殁后,仍以美丽、才智得宠于赵官家的,而且是宠冠一时。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的暴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另一个版本,则是史家为树立赵光义高、大、全的形象而设。

北宋王巩的《闻见近录》中记载:一天,赵匡胤与亲王、女眷等宴射于宫中后苑。赵匡胤举杯劝饮,赵光义却提了个小小的要求:如果花蕊夫人肯为他折枝花来,他就满饮此杯。(这时候是兄弟家人,不能算做君前失礼。)

花蕊夫人不等赵官家开口,就快步走到园中去折花。园中正是姹紫嫣红、鲜花怒发的时节,而花蕊夫人侧身其间,容貌竟不输于任何花朵。人花争奇斗艳,花蕊夫人立于花丛之中,皓齿朱唇、星眼晕眉、风姿绰约;鬓发云髻、光可以鉴。

赵匡胤见花蕊夫人神飞倾城、万种风情的样子,一时间忘记了吃酒。

就在花蕊夫人靥辅巧笑,翘首摘花的时候。赵光义却忽然弓开如满月,箭去如流星。一箭把花蕊夫人射死在花丛中。花蕊夫人一声惨叫,愕然地扭回身来,眼中无限留恋的望了赵匡胤一眼,缓缓地倒在了百花丛中。殷红的鲜血顺着她香腮莹腻的脸向身下的泥土中滴落、、、、、,

赵光义扔下手中的弓,抱了兄长的腿泣诉道:陛下方得天下,宜以国事为重!

现代人编故事,非但是经不得推敲,而且多平淡无奇。远不如前人之曲折引人入胜。

为了烘托出赵光义的高大形象,竟然不惜把赵匡胤也埋汰一番。观其语中深意,似在指责赵匡胤沉湎酒色,不修政事。

去皇宫赴宴,赵光义敢带了兵器去,这个实在是搞笑得很。有人捧赵光义臭脚,就有人出来抱打不平。

另有一本《烬余录》的书,记载的却是另外一个版本。赵光义曾经“盛赞花蕊夫人”,这个记载也不怎么靠谱,聊备一说。

赵匡胤得病,赵光义入宫问疾,趁兄长病重,调戏起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花蕊夫人。被赵匡胤发现之后,盛怒下的赵匡胤“遽以玉斧斫地”。

等到皇后、皇子们赶到宫中时候,赵匡胤已经气息奄奄,而赵光义早已落荒而去。数日之后,赵匡胤就撒手龙游大海去了。

这个版本也是同样经不起剖析的,皇后与皇子如何会巴巴地再赶到赵光义府上请他来继位呢?赵匡胤的儿子们已经是成年人,也非脑残。

如果此一说成立的话,花蕊夫人在赵光义登基为帝的太平兴国元年(976年)仍在世。后来就语焉不详,不知所踪了。

花蕊夫人最是广为人知的结局,就是民国蔡东藩《宋史通俗演义》中的描述了。书中大意——赵匡胤对花蕊夫人一见倾心,所以下毒害死了孟昶,随后把花蕊夫人强行接入宫中,纳为妃子。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花蕊夫人“是个天生尤物,不但工颦解媚,并且善绘能诗。”

天生尤物与善绘能诗不假,但是工颦解媚一说就有待商榷了。把如此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演绎成一个下贱的人,真是令人欲哭无泪了。

依蔡东藩之说——赵匡胤在纳花蕊夫人为妃之后,又迷恋上了十七岁的宋皇后。花蕊夫人长门冷落,落得‘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的地步了!

从此花蕊夫人痛故国之亡、怅失新君之宠、因悲成怨,因怨生疾,终于是一病不起,香销玉殒。

如果把花蕊夫人的晚景强行牵扯到后宫争宠这种俗套之中,实在是无法令人信服。历史事实到底如何,已不可尽知。花蕊夫人的传奇,只能从历史的点滴记载之中去寻芳了。

《全唐诗》中收录了花蕊夫人的亡国述怀诗,可以以诗名传之后世的绝色女子毕竟是凤毛麟角,大家就口下积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