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既是日期,也是今日份温度的上下限。

对于这个南方小城来说,已经算得上是“飞雪连天”的景象了。

在这个街上行人寥寥,华灯下难见车踪的夜晚,

佃一九八二的电影分享活动照常进行着,一部法式浪漫极致的《天使爱美丽》,让这个冬夜,有了一缕温暖。

关于癖好与爱好:

电影中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癖好,不喜欢和人并排撒尿的父亲喜欢大片大片地把壁纸撕下来,

不喜欢泡澡后皱巴巴指头的母亲喜欢花样滑冰运动员的衣服,

喜欢看电视里沮丧失落的运动员的老板娘苏珊不喜欢看到小孩子在她的店里被大声地呵斥,

喜欢把指节掰响的同事吉娜,

喜欢一个个捏破塑胶泡膜的吉娜前男友约瑟。

爱美丽则喜欢把手插进装满豆子的袋子里,用勺子敲破焦糖布丁的表层,为了能在圣马丁运河上用石子打水漂,她总喜欢捡起路边的小石子放进口袋。

是的呀,如果人生没有这样的那样的喜好,到老去的时候又能记起什么呢?

或许我们有的人喜欢闻烟花燃放后的硝烟味,有的人喜欢听到公共汽车关门时的气闸声,有的人不喜欢脖子被弄湿,有的人不喜欢在黑板上写粉笔的声音。

大千世界,人各有不同,这些平日隐藏在生活之下的小心思,默不作声而又坚忍不拔。

关于孤独:

孤独是一个宏大而永恒的命题,伴随着人类的进化、进步,从未曾消失。

电影中,每个人都展现出一定层次的孤独感。

被爱人抛弃的房东夫人终日沉浸在过去之中,

“玻璃人”老画家几十年如一日地在房间中画那幅《船中的午宴》,却总是画不出当中一个少女的表情,

身体残疾的卢西安自认为愚笨,对老板的苛刻打骂从不反抗,

早早丧偶的父亲只想着打理他的后院和亡妻的衣冠冢。

陷入孤独的人,更容易培养出之前所说的各种小癖好,这些是他们得以对抗孤独感进攻的铠甲盾牌,但是什么可以最终战胜孤独呢,电影中给出的答案是爱情。

孤独常有,爱情不常有;孤独是永恒的,爱情是偶然的;孤独是宿命的,爱情是奇迹的。

那么用不常有的,去对抗常有的,用偶然的,去挑战永恒的,用奇迹,来击破宿命,

是不是太冒险了呢,

是不是太孤注一掷了呢,

是不是会,头破血流呢?

关于爱情:

是的,爱情就是一场冒险,就是需要孤注一掷,就是头破血流也不自知的。

爱美丽已经走到爱情的门前了,却没有勇气去打开。对呀,孤独了那么久的人儿,怎么会不仿徨犹豫呢。

渡人终渡己。

爱美丽在之前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帮助了很多的人,而在她畏惧去拥抱爱情的时候,那位一直画雷诺阿的老画家,鼓励她说道:你可以去敲开你的命运之门,如果错过了,那你的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就会变得脆弱与干枯,

所以,管他呢,去吧。

对呀,遇到soulmate,不就是应该狠狠地来一句,管他呢,然后头也不回的燃烧起来吗。

没有见到过一眼,凭借小情趣带来的蛛丝马迹,就能够隔空看懂对方的心思,仿佛素未谋面就已爱恋很久,所谓灵魂伴侣,或许就是这样的吧。

关于求不得与贪嗔痴:

      没有你,良辰美景更与何人说。

《白马啸西风》中的李文秀,满腹的情意,更与谁说?

《神雕侠侣》中的郭襄,明知道斯人就在终南山下,去了又如何?终究是把一个徒弟唤作风凌聊以慰藉。

《倚天屠龙记》里,武功高绝与张三丰,怀里却也还一直揣着一双罗汉泥偶,明媚善柔的小昭,也是万里西去,与张大教主参商不相见。

《笑傲江湖》里,仪琳在恒山派中,只怕是再没有一日心中是快活的。

《飞狐外传》的程素英,烧尽了自己生命的所有光华,只是为了事无巨细地帮助那个当初乐意帮她挑粪桶的胡斐,而弄不清自己心意的小胡斐,最后等来的却是削发为尼的袁紫衣。

所以,还是之前那句,爱情不常有,爱情是偶然,爱情是奇迹。

电影中,终日监视前女友的约瑟,犯了嗔怒。

几十年画不出少女表情的老画家,入了痴道。

而贪念,或许芸芸众生,都难绕得过去。

佛经认为,贪嗔痴是为三毒,是人生一切烦恼之根源。

或许是吧,不断贪念,不戒嗔怒,不离痴道,的确会有无数的烦恼由心而发。

但是,我等凡夫俗子,又岂能个个“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呢。

或许可以简单一点,把天使爱美丽住进心中,发寻美好,勇对困惑,至于到底贪了没有嗔了没有痴了没有,

管他呢,

生活还是向前,不是吗。

佃一九八二

每周一期

一影一世界

●在每周的星期日,晚上八点开始。

●每周影片预告会在平台提前公布,敬请关注。

●如果你对电影爱得深沉,请在后台报名,按时来就是。

—END—

世界不会是神话,也不会是童话,

但一定是人间的词话。

一光影,一世界

我们提供那些光影,

希望大家能看到更大的世界。

工作平台

添加请注明  城市/行业

来玉林,

就要到佃一九八二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