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少勇 | 帘影

-

-

 帘  影

图文 / 曾少勇 

    旧时居室里的元素,真是于人的性灵最能感知,许是懂得人生于世间会经受种种的苦,如张爱玲所言,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亦日常的一个小物件,从功能到形式美感再到构思寓意都是用心备至,巧夺天工,故能让人感受到人世的庄严与美好。

   以惜花之心来惜物,以至于惜人世的种种。那样在人心理视觉上微小的发见,亦是被提炼出来,演绎成古人有情生活里不可或缺的韵致。

    旧时房舍空间里,帘是极动人夺目的存在,帘的妙处是能把人与物阻隔成影,能化实为虚,化物为影,一帘垂落下来,单是那形质物意就已是美,是玄律,是心意了,加上位置的安放与居室气质,更有那背后的妙人,“细草微风岸,垂帘流水声”。

    那一帘的幽梦里,似乎己听见了佳人指间荡漾出的流水之声,这一念思之即已生出了无限之境,而那帘后之物之人之景之声便是那帘的灵魂,因为帘恰如的阻隔,一照眼过去即有了无限怀想与遐思。

    如同隐没于竹林里的屋舍,借得那竹林帘影,隐于画中一般,一个“隐”字。隐与帘同出一理,如此才有了画意。东方的园林亦是懂得这样的借景,单看那庭前树是没有多少滋味的,庭树前安放一扇窗,六方、圆镜、冰裂、梅花、菱形、瓶型等造形,透过窗的不同造形的裁剪再看那树那竹那芭蕉方才有构图的妙意,有了如画的生趣,方才出韵致,落成画境。东方人最是懂得物与物,物与人,人与宇宙是一个整体。

    “艺花邀蝶,累石邀云,筑台邀月,种蕉邀雨”,皆是无中生有,物中生物,如此才称妙心,才是东方。 “ 月下听箫,楼上看山,城头看雪,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皆是借景,幽人当自解矣!

   东方人的洞明是对天地间无字天书的领悟,天地无言,本不教人,要人有七窍玲珑之心去懂得它。面对一池的春水,在风乍起之间,亦都能感悟到一种兴。

    中国人的悟是如风行地上,百花遍开。悟,原来是像风就好,不单是传授而得,更是一种此时此地的兴发之机,突然之间的豁然。又如汉字里音韵与表意文字的达配排列,只是那样简单的几个字,不同的借境排列,却能意韵深长。

    文学史对文人是极爱护的,谢道韫因雪的兴发而得“未若柳絮因风起”,仅此一个句子即名垂青史,都是因为不同的字意的巧妙构成,因字组的相互关系而生出了意境来,那是一种神遇文字的生命之境,从文字里似乎看到了境象,如同身临其境,连下雪的意态和曼妙之境都已从字里行间走了出来,动人心魂。

   又如书法的结字空间,单个笔画怎样的完美亦不足以成事,自由空间的奇妙搭配才能出落成妙绝的黄金组合!

   “帘”者,既“隔”之又“透”之也,妙在既能掩帘,又可透影,一个“影”字了得。“花落鸟啼春寂寂,树如人立影亭亭”!庭院林木,假山小池,都是借得斜阳夜月来留住那个动人的影,唤出那个真身。

    汉民族的文字真是有力量。一字能咄咄逼人,一字亦能慑人心魂,一字能开悟,一字亦能洗心,只须一字而已。  “帘”,早先是对光的过滤,后也把来对空间的分隔,产生流动的回环之气,亦是养人之性情,如屏相似,又有不同,屏是完全的阻挡,帘是可以观得,而屏是不让人观矣!除此,二者皆有对居室气韵的营造。

    古人居室对采光亦是讲究的,不会如现在一块大玻璃垂落于地面,强光的逼迫让人神魂无处安守。现代人居室空间,破坏空与无的秩序,处处都是一个迫塞,不如旧时院落,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庭院是可观月听风,渔樵闲话的,春花秋月亦生于此,汉家人世的景致,荡荡的风光,皆只生于这样的庭院。

    安放得下百年的岁月,安放得下几代人的乡愁,安放得下慎终追远的厚德。汉家文脉的相续亦是生于这样的庭院,身前身后,永生于此!

    少时夏天的暑假,在院落大树的浓荫下午睡,夏风习习,清凉爽朗,满树的知了声此起彼伏催人入睡,躺在竹床里只觉得与天地同在,母鸡四处闲游歌唱,它的歌声让人只觉它的生命是富贵的,这一切都是这样的好,我与它们一起都生在了这民间人世的仙意里。 中国人要办大事,也只有在这样的庭院,才能与天地同喜同庆,真有普天同庆的意境,天地清安的悠远。

    旧时的窗也是考究的,各类法式造形,变化万千,亦含深意,皆不离怡情悦性净心固志。原来,民间之人在天地间,在一隅一庭一院一室一花一树一石前,亦皆是不离修行,眼耳鼻舌身意皆有所属,方才成就汉家文明的法身,养成汉家文明的天地之志! 如今几千年仙境般的人居语境即此终结,时间与空间的容器破灭了。

   记忆里的理坑,小姐的阁楼微光轻入,细细的线晃动着帘影婆娑摇曳,柔和静安,似乎有了人世光阴的徘徊,有了气韵的行走,有了芳心的停留安守。

   那是一个深藏今生今世的华丽世界,一个阻隔过滤纷烦,静守内心的世界!

-

/ 画 家 简 介

曾少勇/zeng shao yong

1979年生于湖北竟陵古城。

200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人物专业。

2006年执教于湖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系。

2008年幸遇钟正山先生,得先生艺术理性与人格之教诲与影响。

自幼跟随家师研习书画,迷醉于黑白之韵里不可自拔,好读诗书,倾心于古人诗意栖居的典雅生活,对丹青事业与中国文化怀有着一种不可言说的温暖。受草圣林散之先生为人从艺之教诲,博览精思励精磨剑多年,于大写意水墨人物与草书尤为偏爱!

因慕张颠醉素大草之惊心动魄,而入诸葛八卦村修习草书,有感于夏云奇峰之变化无端,成为白石书院草书班成员,又遥想于平沙落雁的飘渺壮阔而西行敦煌再一次体验大草!至今,依然没有终止这种优美而典雅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