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影神兵

第001章 染血的雨林!                

亚马逊雨林。

广袤的雨林无穷无尽,古树参天,低矮的灌木此起彼伏,地面上落一层厚厚的积叶,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阴潮的味道。

在这雨林腹地深处,茂密的林木遮天蔽日,阳光都难以透射进来,故而在那树荫遮掩下的地面空间自然是显得无比的阴潮。

跟以往不同的是,这阴潮的空气中隐隐杂糅着一丝刺鼻的血腥味道。

地面那厚厚一层的积叶上躺着两道身影,这两道身影的姿势是上下叠加在一起,看上去上面那道穿着一身迷彩服的身影像是在护着身下的那道娇小玲珑的倩影。

叶军浪缓缓醒来的时候,顿感鼻端一阵发痒,原来是几缕发梢钻入了鼻孔,同时他鼻端也闻嗅到了那一阵阵淡淡清幽的体香味,极为的沁人心扉。

从那眩晕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叶军浪身体机能的感觉也正在逐渐的恢复,首先感应到的便是身上传递而来阵阵极为柔软滑腻的感觉,这对于久经风月的他而言,自然是知道什么原因导致的。

叶军浪立即起身,随着他的这个动作,他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再度裂开,一些伤痕上这再度溢出了鲜血,那种刺疼足以让人倒吸冷气。

叶军浪却只是皱了皱眉,他眼中的目光陡然间锐利而起,飞快的在四周搜寻,终于是在他的右侧看到的那支散落着的M99狙击步枪,他立即走过去将这支枪拿起,仔细检查枪支的受损程度,所幸这支枪还能用。

随后,叶军浪才朝着地面上看去,一个正值妙龄的女人仍在昏迷躺着,她一张脸洁净如玉,仿佛是经过了精雕细琢般,显得无比的精致,而这种精致代表着的是极尽的美丽。

叶军浪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事实上,在一路逃亡中他几次闲暇见看过,但每一次看着都会让他有种为之惊艳的感觉。

他历经过不少绝色尤物,但类似这个女人这般无论是容貌、气质还是韵味都如此让人惊艳的,似乎还真没有。

女人身上穿着的那件素色裙子已经有些破烂,特别是裙摆上撕裂了一块,使得她那雪白滑腻的长腿毫无遮掩的显露而出,即便是躺着,胸前的高峰仍旧是怒挺而起,仿佛不愿屈服于那地心引力。

毫无疑问,此情此景之下,这个女人浑身上下散发而出的那股诱惑力是相当致命的,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了都会不可控的激起雄性欲望。

换做平时,叶军浪也会很感兴趣,反正他一直都是一个率性的男儿。

但现在,叶军浪真的是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他只想着带上这个女人尽快回到据点中,然后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叶军浪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女人那雪白如玉的脸颊,低沉说道:"妞,给我醒来。"

掌间触碰到女人那光滑的脸颊,传递而来的那种娇嫩细腻之感,算是在这种恶劣处境下的一种享受吧。

苏红袖昏昏沉沉,恍惚间耳边传来阵阵低沉的男人声音,她的眼睫毛轻轻地颤动了一下,双眸当即睁开,入眼处看到的是一张棱角分明而又充满阳刚的脸。

看到这张脸,她心间情不自禁的泛起一丝暖意,她转眼看向了四周,下意识的问着:"我、我们成功逃出来了吗?"

她昏迷前的记忆定格在了那一声轰隆巨大的爆炸声中,而后她昏迷了过去。在昏迷之前她感觉到有着一只有力而又温暖的手臂将她抱住,过后的事情她就完全不知道了,直至此刻醒来。

"逃出来?还早,只是侥幸未死。他娘的,老子都还没留下后代呢,真要是死了我非要把阎罗王给阉了不可。"叶军浪语气淡漠的说着,他瞄了苏红袖一眼,说道,"起来吧,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苏红袖从地面上做起来,她活动了一下筋骨,并没有什么异常,也就是膝盖跟手臂上有些擦伤。

"我没什么事。"苏红袖开口,她看向叶军浪,仔细一看之下忍不住轻呼了声,说道,"你、你身上好多伤口……"

后面的话她却是说不出口,双眼有些微微泛红,在她昏迷前的记忆中,那巨大的爆炸声所产生的气浪也朝着她席卷而来,她却是没什么事,现在想想当时应该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臂弯将她搂在怀中,用身体将她护住。

"现在不是浪费你那无意义的矫情跟泪水的时候,站起来,跟我走!"叶军浪脸色一沉,开口说着。

苏红袖咬了咬牙,她一直以来都是别人眼中的女强人,也是别人眼中的冰山女神,她的情感极少会有波动的时候,可在这段逃亡之路上,她看到了一个男人的勇敢、担当与无畏,如何不让她内心为之触动?

苏红袖站起来,随着叶军浪往前走。

叶军浪右手握住了一柄通体泛着血色的军刀,在这片潮湿得让人浑身发霉的雨林中,处处都会存在着危险,万一不小心被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东西给蛰到,都是极为致命的。

叶军浪要先找到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然后再去找些水源跟生火的枯木等等,这些对于一名顶尖的特种兵王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凭借着丰富的雨林生存经验,叶军浪带着苏红袖走到了一处相对空旷的地面,这里的林木密集相对稀少,阳光可以透射下来,地面也显得干燥一些。

来到了这里,叶军浪仔细的检查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走兽的足印,四周的林木上也确认没有什么毒蛇在盘绕,他稍稍放心下来,指着旁侧一片灌木丛,说道:"你现在这片灌木丛中蹲着。记住,在我回来之前不要妄动,否则发生什么意外,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说着,叶军浪转身离开。

苏红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定眼看去哪里还看到叶军浪的身影?那速度之快她都没反应过来。

苏红袖心中禁不住一阵气恼而起,在那繁华的大都市中,她早已经习惯了旁人对她的众星捧月,特别是男人,哪一个对她不是毕恭毕敬、规规矩矩,小心翼翼的攀交着?

哪像这个家伙,对她一副冷脸不说,说话的口气完全是在命令,也太霸道了吧?

气恼归气恼,苏红袖也知道,若非有叶军浪,她早已经死了——或者,下场比死还更加不堪,也许会受尽折磨与羞辱,生不如死。

苏红袖心知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要坚强与镇定起来,她这一路上所表现出来的镇定已经远超寻常的女人,可这还不够,她还需要自强。

苏红袖依言在那片灌木丛中蹲下,整个人一动不动,在这片根本不知方向的雨林中,她独处一人的时候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不安与恐慌也随之侵袭而来。

这时候她才突然发觉,她是多么的依赖那个男人,她甚至不敢去想象,如果她被抛弃在这里,那会是怎样的一种后果。

在不安的等待中,她眼眸陡然一亮,她看到了一道身影闪过,叶军浪回来了。

她心中立即涌起了阵阵喜悦,像是那无根的浮萍的找到了依靠。

叶军浪手中拿着一个军用水壶,衣服兜里还塞满了东西,临近后他将水壶递给苏红袖,说道:"喝点水。"

接着,他从兜里面掏出一些野果、根茎之类的,又说道:"全都给我吃了,味道或许不太好,但至少不会让你饿死,填饱肚子才有力气跟我走。"

叶军浪说完后不再理会苏红袖,他从附近找来一截干枯的木头,一根木棍,还有一些干燥的树叶、草丝,而后在一个阳光直射的地方,他用军刀在这截枯木上挖了个小坑,拿起那根木棍稍稍削尖了,放在这个坑上开始快速的钻动。

苏红袖正将那充满了苦涩口感的野果根茎吃下去,冷不防看到了叶军浪这个举动,她脑海中立即闪过一个念头——钻木取火!

果不其然,很快,随着叶军浪的快速钻动,已经有着一些黑烟冒出,叶军浪将干枯的草丝树叶放在钻动口上不断地吹着气,点点火星冒起,紧接着有着火苗飞窜而出。

忙完这些叶军浪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堆上一些枯枝败叶,维持了一定的火势,他转眼看向苏红袖,说道:"把水壶给我。"

苏红袖立即将手中的水壶递过去,叶军浪接过后开始将身上的迷彩服连同里面的军色绿背心也脱下来,彰显出了他那矫健而又充满了阳刚之气的身躯,唯一破坏这种刚健美感的便是上面遍布着的大大小小的伤痕还有浸染着的鲜血。

苏红袖脸色微微一红,下意识的想要转过眼去,但她眼角余光一瞥之下却是再也无法挪开目光,她赫然看到叶军浪右侧腰肢上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这处伤口上血肉模糊,一些烂肉倒翻而出,由于在河水中浸泡过,因此伤口边缘上有些肉显得发白,看上去更像是发炎脓肿了。

叶军浪用水壶内的水将伤口边缘的血迹洗掉,接着将手中的军刀放在生起的火苗上灼烧一会,随后他将这柄算是简单消毒后的军刀沿着这处伤口边缘开始剐着,将伤口边缘已经轻微发炎的烂肉给剃掉。

苏红袖檀口一张,脸色苍白而起,这一幕带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她都闻到了那种血肉轻微烧焦的味道,她难以想象此时的叶军浪承受的是何等的巨大痛楚。

但她始终都没有看到叶军浪皱一皱眉,甚至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叶军浪心知腰侧部位被一枚爆炸后的碎片射入,倘若不将这枚碎片取出,不仅会影响他接下来的行动,伤口也会随之发炎,在这阴潮的雨林中他清楚的知道一旦这样的创伤口发炎后会引起什么后果。

叶军浪一番清理后,伤口中开始流出殷红的鲜血,他这才轻呼口气,由于角度问题,他看不到那枚碎片,他转眼看向在一旁愣着的苏红袖,说道:"你过来,伤口里面有一枚碎片,帮我拔出来。"

"我、我——"苏红袖脸色一怔,不知所措。

"你可以的,来帮我拔出来!"叶军浪沉声说着。

苏红袖鼓起勇气走过来,在叶军浪的指引下将手指伸入了那伤口中,但手指间沾满了鲜血,再加上她手臂不可控的颤抖,总是拔不出那枚碎片。

"你是眼睛有问题还是嫌我不够痛?"叶军浪语气中已经有些不耐烦。

"对不起——"苏红袖眼眸中噙着泪花,她看到了伤口里面的隐隐有着一枚异物,都被鲜血染红了。

她深吸口气,手指伸入一夹,她奋力往外一拔,一股鲜血也随之溢流而出。

那一刻,苏红袖眼中的泪水不自觉的流淌而下。

叶军浪看了眼苏红袖,语气一柔,说道:"好了,你刚才做得很好。"

话刚落音,叶军浪猛地看到前方的密林中惊起了十几只飞鸟,同时一缕缕异常的气息也被他那野兽般的直觉锁定住。

叶军浪脸色微变,他飞快的伸脚踩灭了地上的火苗,伸手从衣兜中掏出几株类似草药的东西放入口中咀嚼,随后将这团嚼烂的草药敷在伤口上,他用军刀将那间军绿色的背心划来,顺着腰身一缠,裹住了这道伤口。

"有敌人追上来了,跟我过来!"

叶军浪拉起苏红袖的手,低沉说着。

同时,他那双平静如水的眼中开始闪动着凌厉如刀般的杀机。

第002章 冷血的撒旦!                

这一次营救行动,除了叶军浪之外,还有龙影组织的四名战友。

由于叶军浪他们所接到的情报有误,前来的时候,陷入到了敌军的合围圈中,当时叶军浪率领龙影组织的战士突袭之下,将苏红袖救出,为了确保苏红袖的安危,叶军浪吩咐其余四名战士朝着不同方向引诱敌军,将合围追踪的敌军给分散开来。

方才,他联系其余的四名战友,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说明他们已经牺牲。

如果沿着起初的逃亡路线继续前行,必然会落入敌军前方的包围圈中,后面还有敌军追击,一旦陷入前后夹击的境地,那就很难脱困。

倘若只有他一人,他倒是无所畏惧,关键是身边还有他需要保护的苏红袖。

所以他才折返,他所要做的,就是杀后面追兵一个措手不及。

雨林茂盛,古树参天,低矮起伏的灌木丛连绵一片,进入密林区,即使那炽盛的骄阳也难以渗透半分,给人一种不见天日的阴沉潮湿感。

在那种阴潮的空气中,却又无形中有种极为压抑的气氛,仿佛暗中有着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围拢而至。

叶军浪身为龙影兵王,龙影组织中的最强战兵,他的单兵能力要说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残酷的特训使得他能够适应并且熟悉任何一种地形的作战,是以在这片对于寻常人而言可以说是危机四伏的雨林中,他却是显得游刃有余。

他带着苏红袖在雨林中穿行,凭借自身那股堪比野兽般的敏锐直觉,判断着前方的情况,同时又通过雨林中水分气味来辨别方向。

"跟我来,这边!记住,走我所走过的路面。"叶军浪对着身后的苏红袖低沉说道。

苏红袖点了点头,置身于这片原始苍莽的雨林中,要说她心中没有任何的害怕与惶恐,那是假的。

只不过,对她而言,只要抬头看到前方这道挺拔伟岸的身影,那她心中的不安也会减轻许多,反而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

那就是一种依赖的感觉。

如果没有这个男人在身边,在这片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雨林腹地,只怕她连坚持半分钟的勇气都没有。

叶军浪凭着丰富的雨林经验,朝着右侧潜行之下,果然是看到了一片高地。

叶军浪带着苏红袖潜行了过去,在这处高地中,叶军浪找到了一个小型的天然洞穴,只能堪堪容下一个人蹲在里面。

"你在这个洞穴里面蹲着,无论发生任何情况,都不要出声,也不要出来!"

叶军浪沉声说道。

"你、你要去战斗了吗?"

苏红袖问着。

叶军浪没有说话,看着苏红袖不为所动,他索性将苏红袖整个人抱起,将其塞入了这个洞穴内,接着他开始布置伪装。

苏红袖咬着牙,双眸紧紧地盯着这个男人。

即便是处在这样危机四伏的情况下,她仍旧是从未看到这个男人身上有着半点的慌乱与不安,他脸色一如既往的从容与镇定,仿佛一切事情都尽在他的掌握中。

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遍体伤痕,很多时候都是为她所抵挡的,包括昏迷之前她所听到的那巨大的爆炸声。醒来之后,她毫发无损,想来当时是这个男人用他的身体护住了她,承受住了那巨大的爆炸声所席卷而来的气浪。

无论面对任何危险,他始终都犹如一座大山般的耸立在她的面前,给予她一个安全的庇护。

"你还会回来的,对吗?"苏红袖忍不住问着。

叶军浪看了她一眼,说道:"这是战场,不是游戏。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没有谁说能够避开所有的意外与危险。这也包括我。"

苏红袖一口晶莹的贝齿轻咬下唇,她说道:"很抱歉,我帮不上忙。我所能做的,就是自己帮自己。所以,你能否给我一柄刀?"

叶军浪脸色一怔,冷漠的双眼中流露出一抹柔情,他深吸口气,将一柄军刀拔出来,递给了苏红袖。

他明白苏红袖的意思,倘若他回不来,追击的武装分子又找到了她,那她所能做的就是用这柄刀来结束自身的痛苦。

死亡也许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未知的耻辱与痛苦,这至少要比落入那些武装分子的手中更好。

叶军浪已经将洞口处的伪装布置好,旁人丝毫看不出来这里会存在着一个洞口,他对着里面的苏红袖说道:"记住我的话。还有,现在还没到绝望的时候,所以你手中的军刀可要拿好,不要伤到了自己。"

这话说完,叶军浪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去。

层层伪装的洞口内,苏红袖蹲坐着一动不动,右手紧紧得抓着一柄军刀的刀柄,过度用力之下,手指头都泛起了异常的白色。

"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

苏红袖呢喃自语,所有的坚强在这一刻宛如冰雪消融了般,早已经在眼圈中打转的泪花扑簌扑簌而落。

……

高地上。

叶军浪宛如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的埋伏着。

他利用四周的掩体掩护自身,使得身上所穿的迷彩服与四周的环境几乎融为一体,手中端着一支M99狙击步枪,右眼盯着狙击镜,浑身的气息完全收敛而起。

片刻后,狙击镜中忽而掠过了几道身影,对方显得极为的谨慎,一路潜行,速度也很快。

不过,仍旧是无法避开叶军浪的狙击搜索。

"终于来了吗?"

叶军浪冷笑了声,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森然杀机,他扣住扳机的右手食指已经在逐渐用力。

当狙击镜中浮现而出的身影越来越多的时候,叶军浪果断的扣下了扳机——

咻!

饶是装了消声器,可那狙击弹头划破虚空的尖锐啸声仍旧是刺耳无比,朝前狙杀而去。

一枪落下,叶军浪没有去看结果,枪口一转,又再度开了两枪。

咻!咻!

又是两发狙击弹头朝前狙杀而出。

三发狙击弹头几乎是同一时刻出膛,如此迅速的狙击手法,堪称是神乎其神。

前方右侧方位,蝮蛇正率领着一支武装分子朝前急速潜行,突然间——

砰!

前方一名战士的脑袋突然炸开,溅起了红白之物,激荡上空,再纷纷扬扬的洒落而下。

这还没完,眨眼间——

砰!砰!

又有两名武装分子的眉心被那突如其来的狙击弹头射杀而入,那种脑袋爆裂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彻而起,惊惧人心。

蝮蛇至此才反应过来,他脸色一变,大声喊着:"敌袭,规避,规避!"

其余的武装分子战士纷纷寻找掩体,亦或是第一时间趴下。

砰!

然而,一名武装战士刚要闪身藏入几颗大树的背面,但他终究是慢了一步,一发狙击弹头狙杀而至,从他的胸腹上穿过,带出了大蓬的鲜血,整个人的身体几乎被打断成两截。

嗖!

高地上,埋伏着的叶军浪身形猛地一动,宛如兔起鹘落,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风驰电掣般的朝着这支武装分子所在的方位疾冲而去。

第003章 专职杀戮!(一)                

蝮蛇眼中闪动着嗜血而又亢奋之色,饶是一个照面他身边有四名战士被狙杀,但却是未能让他退却,反而是如同发现猎物般的亢奋而起。

如果他能够率先击毙目标,抢先一步的抓到那个女人,那他可以单独分到一成的酬金。

这个世界上,金钱可以让人变得疯狂,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跟我冲上去,目标就在前面,他已经受伤,还带着个娘们,他跑不远!"

蝮蛇低沉喊着,他将身边的一个个武装战士组织而起,彼此分散开来,朝着锁定住的枪声传递而来的方位急速潜行。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蝮蛇也不忘联系那名络腮胡男子,毕竟那可是他的老大。

络腮胡男子正从后方不紧不慢的赶来,接到蝮蛇的讯息后,他脸色一怔,浓密的双眉拧在了一起。

蝮蛇那边已经发生战斗?

这跟他的设想出入太大,他本以为那名特战兵会带着目标朝前前方逃离,随后陷入到第四第五分队的包围圈中,不曾想对方竟是折返而回,针对他后面的追兵进行袭杀。

"该死!"

络腮胡男子爆了粗口,他立即联系前方的两支分队战士,让他们速度前来合围,也通知了毒蝎,让他率领另外的武装战士迅速前往支援蝮蛇。

……

雨林中,四声狙击枪的声音响起过后,一切又归为平静。

蝮蛇率领着身边还剩下的六名战士朝前潜行,可是四周的一切重归死寂,没有丝毫的声音,也没有丝毫的气息,仿佛刚才响彻而起的枪声不过是一场幻觉。

一路潜行而来,看不到一道人影,也感应不到任何异常气息的存在,唯有原始雨林中的那种死寂。

渐渐地,蝮蛇额头上已经泌出了一层细汗,紧紧地握着一挺AK47突击步枪的双手手心也有些潮湿了,他显得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整个人开始有种寒毛耸立的感觉。

他隐隐觉得,在他所看不到的地方,似乎有着一双冷漠无情的目光正在盯着他。

那是一双死亡之眼!

渐渐地,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般,每呼吸一下都会变得无比的凝重。使得一股足以将人逼疯的厚重压力碾压而至。

不仅是蝮蛇,其余的武装战士也感应到了。

"有危险!"

蝮蛇忍不住大喊了声。

然而,已经慢了,就在刹那间——

嗖!

一道身影从旁侧的灌木丛中斜斜的冲刺而出,短短的一瞬间,那冲刺的速度赫然已经达到了急速的地步,宛如风驰电掣般的疾冲而上。

接着,一道血色锋芒从前方一名武装战士的咽喉上一闪而过。

嗤!

这名战士的咽喉上立即被划开一道血口,飙射而出的鲜血宛如一道血柱,冲天而起。

这道血色锋芒再度一扬,这柄通体泛着一层血色的军刀刃口从旁侧另一名战士的咽喉上洞穿而过。

砰!砰!砰!

三记急促的手枪枪声响彻而起,三名刚反应过来的武装战士,都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击,他们的眉心上便是永久的定格上了一个弹孔。

这道宛如神魔般的身影再度朝前一个闪冲,从最后一名武装战士的身侧掠过,手中的血色军刀上立即又带出了一蓬鲜血。

"吼!"

蝮蛇终于是反应了过来,他怒吼着,手中的AK47立即转过来,正欲扣动扳机进行大范围的扫射。

呼!

然而,一记呼啸的破空声响彻而起,一记横扫腿势,宛如那出膛炮弹般横扫向了蝮蛇持枪的手臂。

咔嚓!

一声刺耳无比的臂骨折断声响起,蝮蛇手中端着的AK47在那股巨大的腿势冲击下脱手而出,右臂也被打折了。

蝮蛇惊骇欲绝,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便是看到呈现在眼前那黑洞洞的枪洞口。

那是一支92式手枪。

砰!

枪起枪落,蝮蛇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横扫这片战场后,叶军浪深吸口气,他迅速的将这些武装分子的战术背包一一拿起,翻看一看,里面除了一些食物净水之外,还有弹药。

让叶军浪眼前一亮的是,这里面居然还有反步兵地雷。

叶军浪将所有的反步兵地雷都收走,捡起了两挺M16自动步枪,填充上了足够的弹药,身形一闪,很快便是在那层层雨林中失去了踪影。

片刻后,三队武装分子终于赶至,他们出现在了战斗过的地方,也看到了横尸倒地的一具具尸体,当中就有死不瞑目的蝮蛇。

随后,络腮胡男子走了过来,看到了这片散发着血腥味的战场后,他脸色变得更加的阴沉,眼中闪动着一股疯狂的怒杀之意。

"这个该死的蠢货,想要独自贪功,不等人齐过来在合围追击,他自己擅自行动了!"络腮胡男子冷声开口,接着他看向前方,他的鼻子使劲的闻嗅了一下,像是在辨别着什么气味。

最终,他伸手朝着前方一指,冷声说道:"那家伙逃向这个方位,给我分散开来,追过去!老子就不信在这雨林中,他受伤之下带着个女人能逃多远!"

至此,络腮胡男子手底下残余的武装战士都已经齐聚,约莫有二十七八人,一个个杀气腾腾,他们依照络腮胡男子的命令,彼此分散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就此朝前潜行。

有了前车之鉴,这支武装分子战士格外小心,他们的身份实则是雇佣兵,一个个在战场上已经摸爬打滚多年。

因此,在这雨林中,他们知道如何借助掩体来潜行,尽可能的不将自身暴露出来。

即便如此,潜行一段距离后,络腮胡男子的脸色陡然一变,他忽而暴喝了声——

"有危险!"

咻!

仿佛是为了应验络腮胡男子的话,就在他发出警示的同时,一声刺耳的啸声响彻而起。

对于这些雇佣兵而言,他们知道虚空中爆发出这种啸声意味着的是什么——

狙击弹头!

砰!

果然,一发狙击弹头狙杀而至,一名雇佣兵的脑袋应声而爆。

这仿佛是连锁反应,接下来第二个、第三个……一个个雇佣兵在那神出鬼没的狙击弹头的袭杀下,简直是无处藏身,无论他们藏匿得如何隐蔽,临死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反击!给我反击!"

络腮胡男子怒吼着,他端起一挺轻机枪,朝前疯狂扫射。

哒哒哒哒哒!

在络腮胡男子的率领下,其余的雇佣兵也纷纷持枪朝前扫射,进行了强大的火力反击。

前方,一处掩体中,一道身影急窜而出,在地面上一滚,手中的狙击枪被他放在地上,左右双手各持一挺M16自动步枪,齐齐扣动扳机之下,枪口喷射出了道道火光,一发发子弹朝前扫射。

这正是叶军浪,狙击枪的子弹已经用完,收缴的弹药中并没有适合的狙击弹头,是以他只能动用突击步枪。

叶军浪现身开火后,前面的那些雇佣兵也锁定住了他的方位,这些冷血悍勇的雇佣兵立即借助强大的火力压制,开始朝着叶军浪所在方位合围而上。

叶军浪的脸色宛如古井无波,没有丝毫多余的情感,唯有足够的冷静与沉稳。

他身形开始奔行,在奔行中不断地开枪。

同时利用四周交错的林木来掩护自身,时而虎扑在地,时而接连翻滚,无数的子弹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甚至好几次一发发流弹几乎是擦身而过,险之又险。

饶是危险重重,可叶军浪的反击没有丝毫的紊乱,两支突击步枪似乎被他当成了狙击步枪来使用,打出了点射的效果。

砰砰砰砰!

叶军浪忽而一个甩枪反击,枪口激射而出的子弹朝前呼啸而去,前方从右侧追击出来的三名雇佣兵刚一现身,便是被那呼啸而来的子弹扫射而中,当场倒地。

叶军浪的脸色猛地一沉,双足突然间一个蓄力,他的速度突然提升,朝着左前方一个方位急速奔行。

那是一个高地,也是苏红袖藏身之地。

第004章 诡雷!                

苏红袖蹲在山洞内,右手仍旧是用力的握着那柄雪亮的军刀,一直过度用力之下,手指关节已经泛白。

当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才感觉到自身的渺小,不安与恐慌也随之侵袭而来。

这时候,她才明白,在这片该死的雨林中,叶军浪已经是她唯一的依靠。

叶军浪在山洞口布置下的伪装极好,她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依稀却是听得到那阵阵起伏的枪声。

每一记枪声的响起,都会让她的心中"咯噔"一下,显得极为的紧张。

她不知道叶军浪的情况究竟如何了,但既然有枪声,那说明他还活着,还在战斗,倘若他已经遭遇不测,那些枪声也不会连绵回荡在四周。

她忐忑不安,所能做的唯有在心中默默祈祷。

就在这时——

哗啦!

山洞口处那些藤条、干草布置而成的伪装被人一手拨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苏红袖心中一惊,她惊呼了声,手中的军刀本能的朝前一刺。

啪!

然而,一只温暖而又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接着她耳边响起了一声熟悉的声音:"是我。"

苏红袖定眼一看,看到了那张涂着油彩的熟悉面孔。

那一刻,苏红袖狂喜而起,脸上的表情更是瞬息万变,也不知是哭还是笑,这一刻她突然间有种想要扑入这个男人胸怀的冲动。

"快跟走!"

叶军浪开口,将苏红袖从这个山洞口中拉出来,带着她立即朝着前方奔行。

苏红袖可不是战士,并没有经过特殊训练,因此她再怎么跑也跑不快。

叶军浪索性将苏红袖拦腰抱起,一阵淡雅的体香味扑鼻而来,怀中佳人娇躯柔软,触手所及的肌肤充满了柔软的弹性。

叶军浪却是无暇多想,饶是抱着一人,但他自身的速度却是丝毫不受影响,借助四周的林木、地势而奔行。

哒哒哒哒!

砰!砰!砰!

在身后,阵阵密集的枪声此起彼伏,扫射而来,交织成了一张铺天盖地般的火力网。

如此险境,苏红袖竟是没有丝毫的害怕与惊恐,被叶军浪抱着的时候,她脸颊一红,有些滚烫,一颗心宛如鹿撞。

叶军浪胸膛的温暖以及那股独特的男性气息将她整个身子包裹而住。

这一刻,苏红袖心中甚至产生了一个极为荒谬的想法——即便是死了,那也无所畏惧,只要能够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突然,奔行中的叶军浪突然间朝着地面一趴,随后一个翻滚,他将苏红袖压在了身下。

这让苏红袖脸上的红晕更甚,她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骤然间——

轰!轰!轰!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而起,方圆四周的地面似乎都抖动了一下,接着便是一阵阵"嗤嗤嗤"的破空之声。

"啊——"

随之而来的便是阵阵凄惨的叫声,后方追击而来的雇佣兵在那爆伤声中被掀飞而起,一枚枚破片型弹珠朝着四面八方激射,洞穿了踏入这片雷区的一个个雇佣兵的身体。

诡雷!

那正是叶军浪提前布置下的诡雷,以收缴而来的那些反步兵地/雷来布置,最终诱敌前来,形成了这一次的绝杀场面!

饶是距离雷区地点有一段距离,可那激荡而起的尘土仍旧是扑簌的落在了叶军浪的后背上,爆炸声过后,他立即起身,对着地面上的苏红袖说道:"趴着别动!"

说着,叶军浪端着两支突击步枪,朝着后方一冲,左右双手同时扣动扳机。

突突突突!

两挺突击步枪的枪口中扫射而出的子弹朝着爆炸过后的场地方位射杀而去。

敌军的武装战士刚遭遇一场诡雷爆炸的冲击,这已经打乱了他们的合围阵型,即使是从这场诡雷爆炸中幸存下来的战士,短时间也无法组织有效的阵型反击。

是以,现在正是将这支敌军战士一网打尽的最佳时机!

叶军浪身为龙影兵王,在黑暗世界中更是被称之为魔君撒旦的存在,这样的机会又岂会错过?

在那火力扫射中,敌军有些战士刚站起来,便是被扫射而中,有些负伤的战士想要撤逃,却是倒在了途中。

络腮胡男子并未踏入雷区,诡雷引爆的瞬间,他已经趴在了地上。

当他再度起身的时候,所看到的却是眼前这一幕惨烈的场景,存活下来的战士已经不足十人。

"不要慌乱,反击,给我反击!"

络腮胡男子怒吼出口,他端着轻机枪,朝前疯狂扫射。

在迎面而来的枪火中,叶军浪竟是朝前突进,他必须要突进,对方人数占优,如果再度组织起来反击进攻,他身边带着苏红袖之下,将会陷入到极大的被动局面。

突进的过程中,能够给他造成一定威胁的,也就是络腮胡男子手中轻机枪的扫射。

对此,叶军浪眼中一片森冷的杀意,他左手持着的M17突击步枪专程扫射向了络腮胡男子所在的方位,右手持着的M16突击步枪则是横扫向了其余的雇佣兵。

前方的络腮胡男子感应极为的敏锐,他四周没有什么牢固的掩体,当叶军浪那一缕杀机传递而来的时候,他果断的扑倒在地上,接连翻滚,避开了那一排排扫射而来的子弹。

络腮胡男子翻滚腾挪,寻找就近的掩体来掩护反击,在这个间隙,他手中的轻机枪暂时无法提供威胁的火力扫射。

这一瞬间的机会被叶军浪抓住了,他眼中杀机毕露,原本面沉如湖的脸面骤然间变得狰狞而起,一直压制在他心中的那股怒杀之意宛如火山喷发般的彻底爆发而出。

浑身杀气汹涌,隐隐泛起了一股宛如尸山血海般的血腥气味,这一刻的叶军浪宛如一头嗜血凶兽,彻底复苏!

仅仅是从他自身散发而出的一缕气息,都足以让人心胆俱裂,那股至强威压更是让人心生一种无力抵挡之感。

这,才是真正的撒旦本色!

突突突突!

叶军浪右手的突击步枪先是呈半圆形扫射,压制住前方残存雇佣兵的火力,接着他双腿一蹬,施展出了自身最强大的身法战技——闪冲!

叶军浪蓄力爆发,全力一个闪冲之下,往往能够瞬间朝前突进十几米,这是他在战斗中的一个杀手锏!

一个闪冲之下,已经是临近了敌军阵地,接着又是一个闪冲!

叶军浪宛如一尊杀神,以着风卷残云的气势朝前急速突进!

第005章 专职杀戮!                

前方,一名雇佣兵藏身在掩体,避开扫射而来的突击步枪的火力,待到枪声过后,他手中端着的AK47朝前一指,正欲进行火力反击。

嗤!

然而,现身而出的他所看到的却是一道血色锋芒。

电光火石间,这道血色锋芒已经没入了他的咽喉。

下一刻,叶军浪的身影现身而出,以着一股铁血杀伐的气势,硬生生的杀入了这支残存的雇佣兵的阵营中。

叶军浪已经舍去了手中的两支突击步枪,如此近身搏杀下,最好的武器反而是军刀与拳头。

同样的,残存着的十名左右的雇佣兵看到叶军浪宛如饿虎扑食般的杀伐而入,他们的阵型也已经乱了,在叶军浪那不断闪烁的速度身法之下,他们手中的武器也无法准确定格瞄准,倘若一直持枪在手,反而是成为自身的一种短板。

这些雇佣兵也是身经百战,心知这样的情况下,唯有军刀对军刀、拳头撼拳头的搏杀才是最有效的。

他们立即纷纷舍去武器,拔出军刀,全都悍勇无比的扑杀向了叶军浪。

这时,络腮胡男子已经寻到一处掩体,当他架起手中的轻机枪,朝着战场一看的时候,整个人立即傻眼了。

他竟是看到叶军浪已经强势无比的杀入了他手底下战士的阵营,并且一个个战士在那道宛如神魔男人杀伐之下,纷纷倒地。

络腮胡男子手中的轻机枪也根本无法锁定瞄准,叶军浪的身影在那些雇佣兵战士中不断地闪烁,他倘若开枪扫射之下,只怕格杀的不是叶军浪,而是自己手底下的战士。

然而,感受着从叶军浪身上弥漫而出的那股深沉如狱般的恐怖气息,看着叶军浪那强大得让人绝望的搏杀战技,络腮胡男子心中早已经信心崩溃,没有丝毫的勇气胆敢冲上去与叶军浪搏杀。

难道,这一次的行动就要失败?

上百名人手,布置下了层层陷阱杀机,对方仅仅是五个人而已,居然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不,我不甘心!

络腮胡男子眼中闪动着不甘与怨恨的目光,冷不防的,他脑海中灵光一闪——

"还有那个女人!这家伙出现在这里,那个女人肯定也在周围不远!只要抓住那个女人,眼下的战局就可以逆转!"

络腮胡男子激动而起,他的身形猛地一动,朝前急掠而去,并非是加入混战厮杀的战场,而是朝着前方疾冲。

这时,叶军浪身边所残存的敌军战士还有五人。

当他再度一刀刺穿一名雇佣兵战士咽喉的时候,他猛地感应到了一股急掠而去的风声,他眼角的余光一瞥,便是看到了络腮胡男子朝前疾冲的身影。

"该死!"

叶军浪瞬间狂怒而起,络腮胡男子朝前疾冲的方向,正是苏红袖趴在地上的方向。

倘若络腮胡男子冲了过去,苏红袖一个柔弱女子根本无法抵抗。

"杀!"

叶军浪狂暴而起,他身体猛地朝前一撞,手中的血色军刀接连挥舞,扬起了道道血色凌厉的锋芒。

苏红袖一直趴在地上动也不动,她脸色苍白,极为的紧张与担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猛地看到一道魁梧高达的凶狠男子朝着她所在的方位一路冲过来,那一瞬间,她脑海先是一片空白,接着她反应过来,那是敌人!

逃!

这是苏红袖的一种本能反应,她迅速站起身,朝着后方奔跑。

此举却是加快了络腮胡男子发现她踪影的时间,苏红袖一动之下,络腮胡男子立即有所感应,他嘴角扬起了一抹狰狞笑意,加快速度,追向了苏洛汐。

这时,络腮胡男子心头一凛,他赫然感应到身后有着一股锐利的杀机席卷而至。

络腮胡男子想也不想,手中的轻机枪朝后一扬,摆动扫射。

接连的开枪却是未能阻止那股恐怖气息的逼近,带给这名络腮胡男子的感觉就像是那主宰人间地狱的撒旦降临,所带来的唯有毁灭与死亡。

嗖!

陡然间,络腮胡男子眼角的目光一跳,他的余光看到了身体右侧方位一道身影已经急速闪现而至。

络腮胡男子手中的轻机枪立即转过来——

呼!

然而,一记闪电般的腿势先发制人,狠狠地横扫在了他的右臂上。

砰!

络腮胡男子手中的轻机枪立即脱手而出,他心中一惊,这时候他已经追上了前方的苏红袖,他眼中凶芒一闪,右手一抹锐利的锋芒闪现,一柄军刀朝着前方的苏红袖直刺而去。

络腮胡男子这是孤注一掷。

苏红袖感到到了身后的凌厉劲风,她一回头,所看到的是一柄寒光四射的军刀直挺挺的刺向了她的心窝。

那一刻,苏红袖愣住了,整个人也石化木然,脑海一片空白。

危在旦夕间,苏红袖猛地感觉到一只刚劲有力的手臂猛地将她拦腰抱起,接着这道身影另外一只手中绽放出了一缕血色寒芒,直取向了扑杀而来的络腮胡男子。

时间仿佛就此定格住了。

当苏红袖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叶军浪正在她的身边,左臂抱住了她的身体,将她置于身后。

而叶军浪与那名络腮胡男子也一动不动,她定眼一看的时候,整个人立即花容变色,她赫然看到那名络腮胡男子手中的军刀没入了叶军浪的身体。

叶军浪右手持着的血色军刀却是刺入了这名络腮胡男子的咽喉,直至没柄。

同归于尽?

这个念头冒出的时候,苏红袖只觉得支撑着她一路坚强的那道精神支柱崩塌了,眼圈一红,豆大的泪花浮现而出,她哭了出来,显得无助而又悲痛。

"我说小妞,老子还没死呢,你这么急着哭丧是什么意思?"

冷不防的,叶军浪的声音缓缓传来。

苏红袖脸色一怔,旋即一种莫大的惊喜突如其来的涌现而出,她忍不住惊呼出口:"你、你还活着……你、你……我、我……呜呜呜!"

巨大的喜悦下,苏红袖不知该说什么,到最后反而是呜呜哭出声来。

叶军浪暗自摇了摇头,女人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动物,高兴了哭,不高兴了……也还是哭。

叶军浪脸色仍旧是平静如水,他盯着那名络腮胡男子,缓缓地将手中的军刀拔出,此举是为了避免骤然拔出军刀之下对方咽喉上一股血箭直接喷射而出。

任谁也不愿意在正面之下被这样一道血箭喷得浑身都是。

接着,他也将刺入他身边的那柄军刀拔出。

这一刀刺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在千钧一发间进行了细微的挪动,使得这一刀刺入的并非是要害部位。

即便如此,对于早已经负伤累累的他而言,这一刀所带来的伤势无异于压倒骆驼的一根稻草。

以着一己之力,拖着伤痕之躯,横扫络腮胡男子率领着的三十多名武装战士,饶是以着叶军浪素来变态强横的体魄,这一刻的他也是感到无比虚脱。

扑通!

叶军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苏红袖见状后也急忙蹲下来,一蹲下来,便是看到叶军浪身上的刀口不断地往外冒血,她慌了,急忙说道:"你、你的伤口在流血……"

"战场上,流点血算什么?"叶军浪语气淡漠,旋即他的神色渲染上了一层悲怆,轻轻自语,"再说了,流再多的血,也换不回我那些兄弟的性命。"

苏红袖闻言后脸色一怔,旋即她神情有些黯然,也有些内疚。

她记得最初的时候,叶军浪他们是一共五个人将她营救而出,到现在,却是只有叶军浪一人了。

苏红袖咬了咬牙,不知该说点什么,就在这时——

轰隆隆!

上空中,有着阵阵轰隆作响的声音响彻而起,接着便是看到头顶上的茂盛的雨林枝叶仿佛被一股股狂风席卷,东倒西歪。

那一刻,叶军浪猛地将苏红袖抱起,在一处掩体上藏身,眼中的目光锐利而起,盯住了上方。

他心知,那是武装直升机直飞而来的声音。

不知是敌是友。

就在这时,叶军浪的耳麦传来一声清丽的声音——

"撒旦,我是夜刹,神剑特战队队长,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听到这声声音,叶军浪轻吁口气。

援军终于到了!

……

上空,五架武装直升机正在盘旋。

其中一架武装直升机上,一个身穿迷彩作战服的女人正在对着耳麦说话,她很年轻,穿在身上的迷彩作战服仿佛是量身打造般,穿在她身上恰到好处的将她那极为性感的凹凸曲线勾勒而出,脸若银盘,眉似远山,一双点漆般的眼瞳中闪动着冷静之色,身上更是有股巾帼不让须眉的飒爽英姿的气质。

她的美丽中带着一种英烈的气势,让人看一眼便是心知她绝非什么柔弱女子。

她正是夜刹。

这时,夜刹将耳麦拿下,沉声说道:"已经锁定住撒旦的方位,通知所有战士,即刻降落,展开营救!"

很快,半空中一道道身影撑着降落伞一跃而下。

他们正是神剑特战队的战士,落地后,这些战士身手敏捷的将降落伞收起,朝着定位仪所显示的方位冲了过去。

一路冲过来,这些战士看到了那一片片触目惊心的战场,看到了那一具具横躺在地的尸体,他们能够想象而出,这里曾历经过多么惨烈的战斗。

叶军浪带着苏红袖现身而出,神剑特战队的战士看到后立即赶来,他们一个个看到浑身染血的叶军浪时,所流露而出的目光是一种绝对的敬畏与尊敬!

甚至,这种尊重中还带着一丝丝狂热的崇拜。

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他们的偶像,也是他们所崇拜的强者!

叶军浪吩咐这些战士照顾好苏红袖,他便是独自一人朝前走,那背影看上去显得有些落寞萧索。

苏红袖这一刻已经知道自己安全了,她目光一直看着前方那道渐走渐远的身影,她有太多话未曾来得及开口,有太多的感激未曾表达。

"他、他是谁?"

苏红袖忍不住问着。她这才想起,这一路逃亡至今,她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军人在任务过程中,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

所以,周边的神剑特战队战士,没人回应苏红袖的话。

"求求你,告诉我,他是谁?求求你了!"

苏红袖抓住身边一个战士的手臂,不断地恳求说道。

这名战士看着苏红袖那哀求的脸色,他于心不忍,看着前方那道孤独却又宛如高山耸立般的身影,他眼中流露出一丝丝的崇敬,他说道:"他叫撒旦!"

提起这个名号后,这名战士脑海中也浮现出了关于这个名号的一个传说——

以撒旦之名,行杀戮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