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2日农历八月十三,我的爷爷驾鹤西去。爷爷生于一九三二年八月初十,享年86岁。奶奶和爷爷的相继离世,让我们这个大家庭笼罩着许多伤感。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现在深深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爷爷在我印象中身体一直都很好,很少生病,平日里连伤寒感冒都很少,80多岁了还种地、养猪,每年的收成都很可观。自奶奶去世后,爷爷伤心过度,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今年生了几场大病,最后一次进了武冈市人民医院ICU,病情非常严重,我每天只能从微信群了解爷爷的状态,那时我非常想回去看看爷爷,当时我正值岗位升职与项目调动,就想等10月1号国庆节放假再回去。9月18日中午,大姑在微信群说爷爷已经3天没吃东西,水都喝不进了,我在办公室给大姑发了微信视频,没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爷爷。爷爷的思维还算清晰,虽然说话已经很吃力了,但还算能听得清,他问我的儿子在不在身边,说要看看我的儿子,我赶紧挂掉视频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立即发视频回去。爷爷用微信语音传过来的话语,我经常听一听。于我而言,这是爷爷留下的最后的语言,我一定会保存好。等我儿子长大,我会告诉他,这是他的曾祖父临终前对他寄予的期望。

9月22日下午2点左右我从微信群里得知爷爷去世的消息,立即向父亲打电话确认,父亲提前回去了。父亲当时在电话里说爷爷已经穿上寿衣了,但感觉还有一丝气息,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冲着父亲大声的说,还有气息为什么要给爷爷穿寿衣?挂断电话我心情十分复杂,心里已经明白,爷爷已经离我们而去了。给领导请完假,大概花了10分钟的时间收拾好行李,立即开车赶往佛山接老婆孩子和母亲。下午2:30从增城出发,晚上6:40到达佛山大沥。第二天早上清早就出发赶回老家,下午到邵阳接了岳父母(一同回家帮我们带孩子)。到老家,天还没黑,哀乐、唢呐、锣鼓、挽联等这一切都证明我的爷爷真的永远离开我们了,丧事已经开始了,我抱着儿子跪在爷爷灵前磕头烧纸钱,眼泪早已盈眶。亲人们也陆续的往回赶,爷爷在世时,一直有一个愿望,盼着自己的子孙后代欢聚一堂,但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完全实现,现在大家都回来了,他却看不到了。我父辈共七兄妹,最小的姑姑都已当了奶奶,真正的四世同堂,人丁兴旺,算得上我们那一带的大家庭,至今我都没细数过我们这个大家庭有多少人,有去年出生的,今年出生的,还有准备出生的,开枝散叶,子子孙孙无穷无尽。

晚上7点多,天已完全黑下来了,由于独自开了一天的车,非常的疲倦,就想着回到新房子那边洗个澡,再者儿子太小,也吵闹着要睡了,一家人就回到了新房那边。老婆在楼下哄儿子睡觉,我正准备上楼洗澡,接到大伯的电话,要我们赶紧过去老房子那边给爷爷守灵。挂断电话我草草的冲洗了一下就和父亲赶过去,到了老房子大伯朝父亲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我顿时觉得我们犯了个大错误,不应该全部回到新房那边。父亲脾气也很臭,顶撞了大伯几句,整个事态好比点燃引线的鞭炮,一发不可收拾。爷爷尸骨未寒,发生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只会让人看笑话。我家有错在先,我赶紧把父亲拉开,让他保持沉默,无论大伯说什么都不能回话。我再回到大伯面前向他诚恳的道歉,大伯血压高,还有糖尿病,我十分担心他激动后对身体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赶紧搂着他一直在他耳边道歉和劝说。前后大概5分钟的时间,双方都冷静下来了。父亲还是比较听我的话,始终不回一句话,这也是使得我能在短时间内平息这场本不该发生的争吵。我给大伯泡好茶,点上烟,让他坐下来,虽然他时不时的高声的说一两句,但我知道事态基本控制下来了。我再回到父亲面前,父亲嗓子嘶哑了,他责怪自己没能力,说着说着就哭了,我跟姐姐围着爸爸一同掉眼泪,我十分了解我的父亲,我长这么大了第一次见他这般哭。长兄为父,更何况爷爷已经不在了,兄弟之间吵闹几句没必要往心里去,大姑和其叔伯们也过来一起劝说父亲。父亲已经5天没睡觉了,为了爷爷的后事前后跑腿在忙碌,看起来非常的憔悴。说通父亲后,为了解开心里的结,我拉着他到大伯面前道歉,大伯也原谅了他。此时已经晚上10点多了,凌晨2点父亲还要去城里买菜。我让他回去睡一会。也50多岁的人了,别把自己身体累垮了。

晚上我和母亲、姐夫一直守在爷爷的灵堂前,一直到天亮。

爷爷这一辈子真是辛苦了一辈子,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大跃进、三年饥荒,十七岁时在万山村神湾冲给地主做短工,收稻谷,有人看到爷爷挺不错一小伙,踏实肯干,吃苦耐劳,就动了说媒的心思,把奶奶介绍给爷爷,奶奶是金星村黄家边曾氏人士,16岁就嫁到了石子冲,听奶奶说,她当时嫁过来那段时间,爷爷都腼腆的不敢跟她讲话。

1960年至1962年爷爷在涟源钢铁厂做过矿工。有一阵子涟源属于邵阳专区,这是我记事起就听爷爷讲过的他的往事,那时他正值二十八、九岁,年轻力壮,钢铁厂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去挖矿石。一同去的有十几个,爷爷在世时只要说起这些事,他就会念叨那些工友。据说在分配时,有些去了长沙某某工厂或某单位,我爷爷因他的父亲病重,拿着去往长沙的调配单往家赶,路过邵阳市天蒙蒙亮,在路上捡到100多元钱,我不知道那时100元钱是有多值钱,反正爷爷说起这一段时,那是神采飞扬,他觉得这是老天赐给他的。他偶尔还感到遗憾,设想如果去了长沙某单位,现在他也是退休工人,可以按月领取退休金了。

爷爷去城步、绥宁大山里做锯匠具体时间段我没细问过,我小时候见过楼上角落里放了两把很长的手拉锯。爷爷算不上木匠,但他心灵手巧,也置办了一些木匠的工具,刨刀、凿刀、墨斗、手钻、手锯、斧子等等,会做很多简单农具。我父亲是我爷爷的徒弟,跟着他上大山里给别人锯木盖房子。听奶奶说过爷爷还做过生产队的队长,组织队里下地干活,这也许源于爷爷的那种吃苦耐劳、不屈不挠的精神吧。

我念高中时,爷爷十二指肠穿孔,我和小婶、二舅爷爷把爷爷送往市人民医院急诊。我记得大概是下午5点左右到的医院,爷爷已经疼痛的不出声,我当时很害怕,就一直轻摇晃着喊他,爷爷偶尔呻吟一下,眨眨眼睛。我和小婶都感到六神无主。后来厚俩伯伯来了,他把手续办好后,找了一间病房,让爷爷在病床上,没等多久,几个白大褂推着担架进来了。大概8点多,爷爷进入了手术室。手术历时3个小时,医生说再晚来一会可能就有生命危险,十二指肠穿孔,整个腹腔充满了食物。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如果那天不是学校放假,如果我没有回家,如果我没有给大伯打电话,大伯说立即送市医院,哪怕有一个如果,后果都不堪设想。也许是命中有此一劫,顺利的躲过去了,距今也有11年了。

自我上大学后,就很少回家了。那时我向往城市,不想回农村,父母也在外打工,有些年春节都没回去,那时爷爷奶奶两个老人在家,大年初一打个电话回去拜年,平日一年到头几乎没有回去过。参加工作一年后就在城里买了房,2007年至2018年我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现在爷爷奶奶都不在了,回到家也只能对着二老的遗像和他们曾用过的物件回忆一些往事,我深感遗憾。现在回想起我与爷爷奶奶生前待过最长的时光应该是高考后的暑假,去广东父母那打了一个月暑假工就回来了。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练毛笔字。8月下旬,去学校报到,为了赶上一天才经过一班的大巴车,记得天还没亮奶奶已经做好饭菜了。吃过早饭,爷爷帮我挑着行李,爷孙俩一路上有说有笑,几十斤重的担子爷爷没停歇过。大学毕业后回去的次数更少了,偶尔回去待的时间也非常短暂。一年一年渐渐的感觉爷爷奶奶变得苍老了许多,每次离开时,勤劳的爷爷,慈祥的奶奶,都不会让我空着手走,而我对他们的回报少之又少,心感愧疚!至今对爷爷我有两大遗憾的事,第一个是没有实现承诺接他到我买的房子去看看,第二个是他病危时没有回去看他。每次想起这些,我都陷入自责中。

我和我老婆结婚办酒时,是爷爷为我们主持的拜堂仪式,一拜天地、二拜祖宗、三拜高堂、夫妻对拜~~~爷爷的声音很高亢,也很激动,可以说我是我这一辈第一个在老家举办婚宴的,我很荣幸爷爷能为我们主持,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和我老婆也会牢记他老人家的祝福,幸福的过一辈子。听爷爷说过他的奶奶姓曾,我的奶奶姓曾,我的母亲姓曾,我的老婆也姓曾,董曾两家上辈子应该已经修成了姻缘,才会有这么一段佳话。

前些日子我做了一个梦,梦境非常清晰,我梦见爷爷奶奶在有说有笑,夫妻一场七十载,白首偕老,情比石坚。

爷爷奶奶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勤俭持家,用他们勤劳的一生养育了他的子女。我们会将这些财富代代的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