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影』,也别忽略她!

北京欢乐谷  

大学生专享日夜通票

******即日起至10月15日任意一天*****

原价260RMB

现价88RMB

扫码在线订票

领跑金马奖12项提名的《影》

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来看

"我来把它还给你"。

杨平俯下身子,面对地上低声的女子,神情由轻佻渐柔和

本以为接下来定情信物既出,就是一场小年轻的爱恨情仇大戏

没成想下一秒,匕首出鞘,直捅杨平颈窝。

滴滴答答的血雨,杨平与青萍双死

这场戏,萦绕在二哥脑海久久挥之不去。

青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刚烈女子,成了全片给予二哥震撼最大的一个人。

人物

一人饰两角,挑战很大。

3个月内增重20斤,变身健硕强壮的影子境州;

又在2个月内骤减40斤,成为骨瘦如柴的阴郁都督。

看点足,噱头大。

孙俪在片中与丈夫及影子之间的牵扯,

和在现实中夫妻档形成的奇妙互文

也足以勾起观众观看欲与好奇心

二哥也不例外。

奔着邓超突破自我而去。

看完全片,不意外,确实被邓超演技折服。

但因上映前知道太多,少了预期中的惊喜

反倒是关晓彤的青萍,虽然典型性扁平人物

娇蛮任性热血正义,看不惯兄长的窝囊颓废;

夹带点儿崇拜英雄的小女儿心态。

尤其心直口快。

像是古装版的彭佳禾,或者可以代入任意一个她以前的“国民闺女”角色。

不出戏,也不出色。

直到她拾短刀入鞘,发髻翻飞。

神情带有几分不甘与赌气

“锵”一声,似乎命运至此锁定,屈辱做妾。

境州大战又意外现身。

见杨平,挥沛伞,执意正面交锋

为自己出这口恶气!

朝堂、战场,皆如小艾所说“没有女人的位置”。

青萍却偏要为女人争出一席之地

纵死,纵抗争失败,她也不肯依附于人。

宁孤身一搏。

用命在男权世界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亮眼,炽烈,见之难忘。

画面

水墨风是《影》的另一大看点。

张艺谋摒弃了过往大红大蓝极度饱和的色彩,将传递东方魅力的水墨凝练成极致的黑白灰。

待亲眼在银幕上看到,绝然是一种说不出的意味悠长

这份洒脱飘逸,又被导演添加上沉重的暗红——

血。

张艺谋的暴力美学,在影片中有淋漓体现。

尖尖竹刺扎肉里再一节节拔出,抑或一剑封喉溅到酒水中的猩红......

凡动刀枪,直观残忍。

只有青萍之死,杀伐之外还有情感

青萍重伤,眼眶窝了一汪混了血的雨水。

躺在地上一抽一抽地讨回公道:

谁让你欺负我。

你竟敢让我做妾。

看起来儿女情长,意气用事。

可她用命挽回了长公主的尊严,一个女人的尊严

在男人的权谋之地中,被牺牲的青萍,有一种浪漫主义情怀

二哥非常喜欢这条小小支线

双ping之死的遗憾,让人禁不住想象如果他们没死会怎样。

是仍旧肆意洒脱热烈?还是爱恨交织折磨?

他二人的结局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留白。

扣住电影的水墨气韵。

徒留想象,无限延伸。

女性

《影》中的女性,少而精

精不单指精致。

漂亮的皮囊下,是一颗不甘成为附庸品的心。

青萍作为长公主。

兄长的指婚,她认;

命,她不认。

她的反抗与影子觉醒相比,毫不逊色。

而小艾,表面上始终制衡在子虞、境州之间。

子虞斗室中指点江山,沛王卖傻后渔翁收利。

田战阴阳互通,境州反叛为王。

面对杨平父子是一体,站在利益层面又相互勾心斗角

最后鱼死网破,得益最大是谁?

小艾

子虞胜,她依偎天下;

境州胜,她仍依偎天下。

就连收复境州这条主线,也少不了女人的助力

没有小艾,杨苍刀不会轻易破;

没有青萍,境州也不会轻易破。

故而《影》的看点,绝不桎梏于影子替身,水墨画风

还有耀眼的女性角色

故事

《影》的故事,简单直白,一眼看到结局

一时间“张艺谋不会讲故事”的说法卷土重来。

似乎现在评判一部电影的好与坏,全仰仗故事精彩与否。

《影》的核心不在于故事,而是戏剧,那种极致的对比与冲突。

象征男权的庙堂之上,借力女性才完成的权谋大计。

壮烈血腥的打斗裹在连天阴雨中;

生命的野性蓬勃化在风轻云淡的水墨之间

杨苍的大刀被女人的柔软破解;

险峻的境州被小女子攻克。

"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

引起狂烈的大风的那股纤弱小气流

是青萍啊!

21今日掰头:

偏爱意难平cp的二哥,选了一个冷门角度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