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声水影(小说)

阿零……

已经过了多久了?从你离开的那天起,我已经忘记了时间,迷迷糊糊地过了这么多年,我不知道是如何挺过来的。

阿零……你在听我说吗?

以前每当我寂寞的时候你总会在我身边,当所有人都排斥我的时候,也只有你陪在我身边。你像阳光般地照进我的心房,我以为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总会在阴雨天想起你来,想念你宽厚的肩膀,想念你温暖的手,想念你温柔的笑容。

你走了,走得不留痕迹,甚至都没有和我告别。

阿零,你会怪我吧,你会恨我吧,如果没有我,你还好好地活在世界上,你还好好地在念高中,一切都是因为我而改变的……

遇见我之前,你很快乐吧……

阿零,离开的那天你还在对我笑,你为什么不恨我?

阿零,想起你的时候心都会很痛,何时我才能忘记你?何时我才能免受这样的痛苦?

…………

——摘自洛水影日记

哗啦哗啦。

小影站在水池前,听见水拢头哗啦哗啦地流水声。

小影伸出手,指尖的冰冷蔓延到整个身体。

小影把头埋在水中,用水轻轻拍自己的脸。

抬起头,看着镜子前的自己。

这样的自己,很糟糕呢。

阿零看到会笑话她吧。小影慢慢地伸手去把水拢头关掉。

她走出去看见安安。

“小影,你怎么了?”安安走过去托着小影的脸。

小影感觉浑身冰冷。

“没什么,”小影说,“其他人呢?”

“都去迎新会了。”安安边说边把床上的报纸拿到一边。

“哦。”宿舍里空荡荡的,有淡淡的香水味,还有其他的一些味道混合在一起。

她觉得有点透不过气。

“我出去透透气。”她关上门轻轻走出去,沿着路边继续往前走,饶过花坛,来到网球场。

这里晚上很少有人来吧。

小影坐在地上,晚风轻轻吹过。

眼前突然模糊了。

小影仿佛看到了高中时代的网球场,眼前浮现阿零的影子。

阿零的容貌,慢慢地侵入脑海中。

阿零清澈的眼睛,水一样的净。

阿零白色的衬衫。

夜很静。

天空中淡淡的星光。

小影突然就忧伤起来。

阿零……

……

阿零,你教我打网球好不好?”她满脸奸邪的笑。

“我不要,有教你这点时间我还不如去跑马拉松。”苏零的手紧紧握着球拍,唇边勾起淡淡的笑容。

“我不管!今天你就是要把我教会了!”洛水影说着就抢过苏零的球拍。

“喏,不就是打网球吗!谁说我一定学不会的!”话是这么说,可她发现这网球拍拿着好不顺手啊,到底该怎么拿啊?洛水影邹着眉头,歪着嘴把拍子翻来翻去看。

这时她发现有个人偷偷地笑。

转头看见苏零捂着嘴乐呵呵地偷笑。

“笑什么!”她用力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呵呵好了小影,不要再为了我学这学那了,不管别人说什么,你永远都是我的天使。”苏零摸摸她的头,笑着说。

“可我什么都不会,配不上你……”

“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他怒声呵斥道。

说完他轻轻叹了口气,拉过小影的手。

“不要再为别人而活,你就是你,不用刻意去改变,好吗,小影?”苏零充满爱怜地看着小影。

“恩!”小影用力地点了点头,开心地笑了。

……

往事历历在目。

小影站起来,腿发麻了。

晚风吹得小影浑身哆嗦。

她走回宿舍。

发现大家还没有回来。

“还没回来哦。”小影对安安说。

“不到12点别想让他们回来!”安安放下报纸,走到小影身边。

“小影,你是不是又想阿零了?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没忘记?”

小影勉强地笑了一下。

是啊,她怎么还没忘记。那么多的回忆,到底是快乐还是伤痛?何时她才能从悲伤中走出来?以前和阿零在一起时,感觉到的只有快乐,如果没有她,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吧……

小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隔壁宿舍传来优美的钢琴声。

接着小影听到一个女歌手唱起了悲伤的歌——

为何不忘记,为何会痛心 / 一切都已结束,不会再有留恋 / 你真的想忘记吗 / 如果没有失去你,我现在会在哪里……/

小影的心又疼起来了。

她把手放在胸口,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小影沉沉地睡去了。

梦中阿零总是出现了又消失,然后渐渐变得模糊了,小影在梦中哭了。

十字路口的红绿灯。

喧闹的街头。

小影骑着车停在红绿灯前。

午后温暖的阳光。

不知道安安这家伙是怎么吃的,前几天买回来十几包方便面,今天看橱子里只剩一包了。

安安很挑剔的,学校卖的泡面她不要吃,她只吃“蓝天便利店”里卖的方便面。不是因为那里的泡面有多好吃,而是因为那里的店主是个超级小帅哥。

绿灯亮了。

小影骑着单车继续往前行。

安安这星期都在忙团里的事,只好拜托小影。

否则她哪会错过和蓝天单独相处的机会。

“喂,快把气球丢过来啊!”一个尖利的女声引起了小影的注意。

小影停下了车,转头看过去。

男孩手里拿着气球,女孩气鼓鼓地对着男孩大吼。

应该是一对恋人吧……

“你也太幼稚了吧,还玩这种儿童游戏……”男孩说。

“什么!?我幼稚,我就幼稚怎么了?谁叫你喜欢我啊!”女孩双手插腰,凶巴巴地说。

……………

撕心裂肺的疼痛。

渐渐蔓延小影的整个身体……

“阿零,我们来玩太空球游戏好不好?”洛水影笑咪咪地对苏零说。

“太空球?什么东西?”苏零皱紧了眉头,这丫头又想耍什么花招?

“喏,这个。”

苏零看到小影拿来的东西以后彻底无语。

原来,这个小影所谓的太空球,只不过是个气球…苏零不由得觉得好笑。这丫头16岁了怎么还玩这种小孩玩的游戏?

“有什么好笑的!”小影凶巴巴地吼了一句。“小影你也太幼稚了吧,还玩这种儿童游戏……”苏零一把抓过小影的“太空球”。

“我就是幼稚,但谁让阿零你喜欢我呢?”小影那无辜又可怜的眼睛已经让阿零无法抵挡了……

哎,苏零轻轻叹了口气。

他,苏零。双华中学十大校草之首,全校首富。

从来对女生没感觉的他,竟然会喜欢这样一个小丫头。

她顽皮,任性,做事不经大脑思考,经常给他惹麻烦,还有点笨笨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她。

总感觉小影跟其他女生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现在,他居然对一个小姑娘无聊的要求不知所措。

“阿零?”小影凑到苏零面前,愣愣地叫。

“啊?哦,我陪你玩就是了……只是该怎么玩呢……”“很简单啊!我们努力不让气球掉下来就行了!太空球嘛!要一直在空中的哦!”小影神采飞扬地说着,脸上春光满满。

“……”苏零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她。

苏零无奈的笑笑。

拿起气球像打排球那样轻轻一拍。

气球飞到小影那一边,小影再轻轻地一拍……

……

小影不亦乐乎地玩着“太空球”游戏,却没看见苏零的手已经变得麻木了……

…………

“喂,你挡着我路了。”耳边忽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音。

小影轻轻地一颤,低沉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

怎么会,怎么又想起来了。

为什么阿零走了之后总感觉周围一切都有他的影子呢?

为什么要让她想起……

“喂!小姐你挡我路了!”小影忽然听到一声大吼。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小影连忙把车靠到一边。

可她发现眼前的人一动不动地站着。

“你怎么不走了?”她没头没脑地问。

“你人挡在我前面我怎么走啊!”又是一声大吼。

小影发现自己竟然还站在原来的位置一动不动,自行车倒是靠边了。

这路可真狭窄。

“对不起对不起……”小影一边让路,一边顺势抬眼看他。

就在那一瞬间,小影的心骤然地疼痛!

小影瞪大了眼睛。她急促地呼吸着,肩膀不停地颤抖。

她的视线从额头转移到眼睛,从眼睛转移到鼻子,从鼻子转移到嘴巴……

仿佛是在看一件珍贵的宝物。

“喂!你到底让不让!”男孩对着小影大声叫。

小影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此刻她只感觉全身在燃烧。

男孩看着小影苍白的脸,还有那忧伤的眼神,心里竟然对她产生一丝怜悯。

“喂,你……怎么了?”男孩扶住小影的肩膀,低下头大声问道。

男孩刚想安慰她几句,却看见小影脸上已经挂着两行泪水。

“喂,你……”男孩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这个女孩在搞什么啊!又不是拍电视剧,怎么说哭就哭啊?

小影一个步子冲上来抱住了男孩。

“阿零……阿零,是你吗?你又回到我身边了,你还是舍不得离开我的,对不对……”

男孩怔住,手僵在半空中。

“喂,你干什么啊……”男孩看着自己的衬衫慢慢被小影的泪水浸湿,这个女孩到底要干什么啊,还有什么阿零的?什么啊?

小影却不再说话,放声大哭起来。

街上的人来来往往,在这个金色的午后,所有人都听到了——

一个女孩撕心裂肺地哭泣。

小影握住门把,轻轻扭动。

门没开。

她竟然连扭动门把的力气都没有了吗?

那个男孩真的太像阿零了!刚才小影看到他的时候,她感觉自己仿佛没有了呼吸,心也跳得很厉害,一切都好像在做梦。

虽然很像,但却不是阿零,因为阿零不会那么凶,呵呵。

小影淡淡地笑了起来。

门就在这时开了。

“小影!”安安惊讶地看着她苍白的脸。“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小影什么都不说,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

“小影?你怎么了?”安安把小影拉进宿舍,关上门。

小影一直什么都没说。

宿舍里异常的安静。

良久,小影说:“对不起,安安,方便面没有买。”

“……发生什么事了小影?”安安担心地看着她。哎小影就是这样,有什么事总是闷在心里不肯说出来,以前本来不是这样的,就是因为阿零死了以后,小影就变得十分沉默,什么都不说,只是在默默地伤心,有时安安在半夜醒来还会听到小影轻声地抽泣。

“我今天……,”小影眼神呆滞地说了一句,“看见阿零了……”

本来以为安安会很吃惊,可安安却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嗨……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幻觉,幻觉啦,你一直这样的。”安安用力拍了两下小影的肩膀。

“安安,我真的看到了……”小影撇过头对安安说。

“和阿零长得很像的男孩。”小影失望地叹了口气。

“哦?后来呢?”

后来……

(两小时前)

“小姐,你哭完了吧!”男孩用力拍了拍小影的背。

小影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哭了很长时间了。

她放开了男孩。“对不起,我……”小影低着头轻声说。

男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小姐,你把我的白衬衫弄脏了,该怎么赔我?”男孩眼神里充满笑意。

“这……”小影为难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真是的,她怎么会这么冲动呢?现在弄脏了人家的白衬衫,万一要赔钱,那可怎么办呢。

“呵呵,这样吧,”男孩笑着说,“我们来赌一把。”

“赌?赌什么?”

“我们来赌,会不会再碰面。”男孩扬起眉毛说。

“碰面了怎么样?”小影更加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

“如果从此以后我们没有再碰面,那么你就不用赔我;可是如果我们碰到了嘛……”男孩邪恶的笑着。

“碰到了怎么样?”她已经问了第二遍了,这个人故意掉她胃口啊,最重要的结果不说。

“如果我们碰到了,你必须为我做三件事,当作对我的赔偿,答应吗?”男孩嘴角并未有笑容,可眼神却尽是笑意。

……

“那你后来答应他了吗?”安安边吃着面包边问小影。

“恩,我答应了。”本来就是自己的错,只是做三件事,应该没什么吧。

“也是,反正也不一定会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