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西柚

自从张艺谋的《影》上映以来,电影中各演员的演技就成了大家热烈讨论的一大话题。

邓超、孙俪、王千源、王景春等这些称得上是演艺圈老戏骨的演员,其精湛演技自不细说,关晓彤、吴磊等流量小生虽略显青涩,但也给观众带来不少惊喜。

除此之外,在上映前嘘声最高的郑恺,这次凭借《影》也实实在在惊艳了观众一把,其所饰演的沛国主公沛良不仅颠覆了以往广泛被观众所熟知的综艺形象,更将这一角色演绎地深入人心,受到不少网友的好评。

“完全没想到”、“出色的台词功底”、“角色拿捏到位”、“演技在线”、“可塑性强”,网友们毫不吝啬地对郑恺袒露出各自的溢美之情,就连导演张艺谋也在《影》的首映礼现场多次提到郑恺的“惊艳”演技,表示大家看完电影后会对郑恺的印象有所改变,喜爱之情溢于言表。而当情报君在电影院观《影》后也发现,郑恺也的的确确担得起“惊艳”一词。

Boss和隐藏Boss

沛良的结局成最大悬念

《影》是张艺谋阔别两年之后的新作,它主要讲述的是一个从小生活在黑暗当中的替身,后不甘心于一生成为别人的影子而历经磨难,寻回自由的故事。电影围绕真身与替身,探讨了一系列亦真亦假的辩证问题。

郑恺饰演的沛良虽不是电影想要塑造和表达的第一角色,但沛良不管是作为一国之主,还是在剧情推动上,其在电影当中的地位都是非缺不可的,甚至也有人说这是一部子虞/境州与沛良之间的双男主戏。

郑恺在电影当中的戏份大都集中在朝堂之上,或骄奢淫逸荒淫无度,或挥洒笔墨肆意妄为,或听任妹妹让其“帘后听政”,或周旋于大臣之间互相利用,正邪之间,郑恺版沛良于朝堂之上转换自如。

影片最后,沛良死在了子虞和境州的两刀之下,但沛良真的死了吗?

前期,沛良故意将自己伪装成一个胆小怕事的昏君,后期,在一次次暗地较量背后,沛良也准确地猜到子虞利用影子的秘密,并逐渐露出自己的心机本性,这一番扮猪吃老虎也足以看出沛良的精明头脑。而如此颇有头脑的人物最后却死得如此草率,不得不引人怀疑。

《影》本就探讨的是真身与影子的辩证问题,而早已看穿子虞用境州当替身的沛良,也难说不会也给自己寻找一位替身。如此一来,最后死的究竟是谁也不得而知了,说不定最后的赢家就是一直在幕后掌控棋局的沛良,而这也是张艺谋给观众留下的有趣思考。

其实,影片当中像这样不得而知,导演没有给出准确答案的情节比比皆是。比如境州母亲之死到底是谁所为?是子虞嘴里的沛良吗?还是本就对境州只有利用之心的子虞?看起来,境州的母亲是子虞救下的,按道理并不会对其有杀心,但最后伏击的刺客显然又是想来杀境州灭口,最后境州被沛良的人赶来救下。

说到底,子虞和沛良都是想把境州当做一颗棋子握在手里。最后,不管是想过河拆桥的子虞,还是想将一个“俯首帖耳的子虞”永远握在手里的沛良,都死在了境州的刀下。而差一步就成功的沛良,也死在了真身和影子的两刀下。

从整个故事来看,沛良其实是影片当中最复杂的一个角色,子虞和境州虽然反差大,但分开来看,两个角色都有着各自统一的角色基调。但沛良不同,单从这一个角色身上,我们便可以看到很多个层面。

由此,郑恺作为沛良的饰演者也担负着很大的压力,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好演的角色,一旦hold不住便很容易将这个角色演崩,但所幸的是,郑恺出色完成了这一任务,而且成功将观众带入戏中。而能将沛良设置地如此复杂,并将这一人物交给郑恺来诠释,也足以看出张艺谋对这一人物塑造的用心,以及对郑恺演技的信心和喜欢。

 昏庸、精明、温柔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沛良?

《影》当中,沛良的台词可以说是最多的,开头沛良步步为营,暗地逼迫子虞(实际是境州)小艾合奏,接近十分钟的对白也给了观众很深的印象,之后每次朝堂之上的互相对峙也无不是一场精彩的文戏。

郑恺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也提到,在拍戏过程中,每次当自己把台词背下来的时候,张艺谋都会再给他加一些,反复几次,竟也有一些“上瘾”了。而面对如此庞大的台词量,以及人物随时在变换的性格,郑恺在台词的处理上也都拿捏地恰到好处,这也足以看出他不俗的台词功底。

比如,在听到子虞(实际是境州)表示一日不收复境州,一日伤疤不好后,沛良大笑着对旁人说道“你说,他还非得在自己身上割两刀”,玩笑之余也显露出早已看穿一切的狡诈。

到影片最后,一切都摆在了明面上后,沛良为说服境州留在自己身边,语重心长地说“从此世上便只有一个子虞,一个俯首帖耳的子虞”,这看似“利诱”的一句话,背后实际也潜藏着很多“威逼”感。

同时,这句话也可以看做是直接促使境州把第二把刀刺向沛良的导火索,毕竟对于境州而言,“俯首帖耳”的滋味他已经尝够了。

除了台词,从逼迫子虞(境州)和小艾合奏开始,执意为子虞(境州)上药实则验伤的狡诈,利用心腹假和亲的阴险,挥剑砍杀奸佞的决绝,胜券在握后的推心置腹......朝堂之上的每一场戏,从前期的隐忍到后期的狂妄无不展现出郑恺对于情节和人物的把控以及细节化的处理能力,这也让沛良这一角色有了更多的血肉。

表面昏庸无能,实则心狠手辣,如若面对自己的妹妹,沛良又有着温柔的另一面。

电影中沛良唯一的一场外景戏便是大战结束后,他跑出去寻找与他相依为命,却不幸死去的妹妹青萍(关晓彤饰)。慌乱中,沛良一边小跑一边忙不迭地不停问道“人呢?”,再加一句低吟,一声仰头大喊,沛良对妹妹逝去的不舍与悲痛也尽显。

表面昏庸背地心机重重是沛良的本性,而沛良对妹妹青萍的爱护和对大臣的心狠手辣也形成了强烈对比,三维度转换之间也尽显郑恺淋漓的演技,人物的复杂性和多面性也由此呈现。

10秒客串变主演,张艺谋眼光够毒!

其实,早在两年前,郑恺就出现在了张艺谋导演的《长城》里。在这部电影里,郑恺饰演的是枢密院特使沈大人。沈大人并不是影片中的主要角色,而且仅有短短几分钟的戏份,但从整个故事上来看,这一角色却是对整个情节走向起着决定性作用。

当年,《长城》的演员阵容也堪称豪华,不仅集合了马特·达蒙、佩德罗·帕斯卡、威廉·达福等众多国外大咖,还汇聚了刘德华、张涵予等国内影帝级老戏骨,同时还有景甜、鹿晗、彭于晏、林更新等流量明星。

在这中间,当年略显青涩的郑恺凭借自己的实力将一个奸佞大臣演绎地惟妙惟肖,在一众小生中脱颖而出。当然这一堪称完美地演绎也离不开张艺谋导演的亲自调教。当年郑恺在片场拍戏的过程中,张艺谋便亲自给他说戏,指导其如何表演,最后,郑恺也不负众望,获得了张艺谋的肯定。

而当郑恺的戏份杀青后,张艺谋也当场邀约郑恺参与自己的下一部戏,也就是今天的《影》。首次合作便能获取张艺谋导演的芳心,这也足以可见张艺谋与郑恺的“情投意合”。

这一次,郑恺在《影》当中不仅番位得到了提升,有了更为完整的人物角色,戏份也翻了N多倍。在威尼斯电影节的新闻发布会上,郑恺也打趣地说道,“在《长城》里我饰演的是站在皇帝身边的男人,但这一次,I am the King!(我就是皇帝)。”

与此同时,在角色戏份变得更为完整之余,郑恺也延续了在《长城》当中的表现,其精湛的演技也得到了更大的发挥空间,而这次郑恺的表现同样没有让张艺谋和观众失望。如此也可以看出张艺谋挑演员和调教演员的能力,更看得出郑恺作为一个青年演员的可塑性。

从《长城》到《影》,从沈大人到沛良,郑恺从不是一个所谓被综艺或者喜剧埋没的人,他一直就是一个演员,而且是一个颇有内里,不是徒有虚表的演员。郑恺这次在跟随《影》参加完一轮电影节后甚至坦言,也会畅想会不会有一天因为一个角色拿奖,也甚至可能是有了做艺术家的野心。

而这,其实才是一个演员真正的魅力。幸运的是,郑恺已经意识到,并开始慢慢靠近了。